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是邏輯還是鬼扯?筆記之一:概括特定與歸納演繹

是邏輯還是鬼扯?筆記之一:概括特定與歸納演繹


參考書目是邏輯還是鬼扯?(truth,knowledge, or just plain bull?),Bernard M Patten,商周出版
                    
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世界混亂且不合邏輯到荒謬,本書最後一章就在告訴我們:我們所處的現實社會其實也一樣。全文大部份章節告訴我們現實中的許多不正確的思考與應對,--不只是報章大人物,當然也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有則改之囉!
導論
現實是存在的,因此我們必須以現實的視角處理現實事務,否則現實遲早會很現實地、常也是無情地打醒我們去面對現實。
一廂情願的思考行不通!它固然可以讓人在不安、不確定中得到暫時的安全和舒坦,但現實實則並未解除”,所以我們應該勇敢地(就是識相識實務點)以及務實地面對問題。Xenophon在長征記裡說:對於造成希臘大軍癱在路邊不前進的饑餓病,唯一的療法就是食物。
從沒有簡單答案這回事!
最貼近現實問題的解答通常都不會是簡單的。人們相信有簡單答案,正是人們一直不斷地受騙的原因;人們也可以是選民,別指望看到的政經缺失能憑候選人的華麗說詞就得到簡單的解決。許多詐騙手法之所以得逞,是因為大多數的人不思考。面對複雜問題,大多數人傾向於快速獲得一個簡單無負擔的答案。
簡單答案能吸引我們,有幾個理由: 謹慎遲疑的人,不會讓人驚豔”,穩健的陳述甚至詳盡的解釋,也使人有優柔寡斷的聯想。大膽直率的主張,即使是錯的,也代表著積極與活力。因此,人們較易重視簡約直白的說詞,卻輕忽複雜而精細的解答。
過度概括(OVERGENERALIZATION)
產生合理概括的方法:在經過一連串的觀察後,得到對特定事件的推測;由此得出能描述過去、現在或未來的所有觀察通則。幾乎所有的科學定律均由此方式推導出來。此為最可行的知識哲理,這種取向又稱為實證主義(positivism)取向,Karl Popper與孔德(Auguste Comte)倡導的推論法。
科學理論是一種能描述我們正在進行觀察的模型。好的理論能根據少數的假設即能預測大範圍待觀察的現象,每次觀察結果與模型預測相符就再一次證驗了該理論的概括性;但注意,這不意味的它永遠或絕對正確,因為新的一次驗證僅代表經驗又多累積了一次。一旦在現在或未來有人有新的觀察而與預測不符,該理論或描述模型即被證明為不正確的,人們需要拋棄原來的理論並建構一新的足以概括新舊觀察的另一理論論述。
所以,概括知識其實是以經驗與現實為依據的,無法絕對為真,因為產生概括知識的方法無法概括並保證論證未來新的觀察得到相同的論證(argument),永遠有其不確定存在其中。
相對於概括知識,特定(particular)知識就得絕對為真,事實就是事實,911World Trade Center倒塌就是一個事實,絕對為真,事件在推理上不存在爭論,現在描述它為真,未來也不會變。
從特定到概括的過程稱為歸納(induction),相關的邏輯形式就是歸納邏輯:從已觀察的特定事件推測(推論)出涵概所有相關觀察的通則的過程。牛頓就是用規納法概括出萬有引力定律;雖稱定律、好似鐵定鐵板一塊,然而牛頓無法去觀察過去與未來的引力,甚至也沒法同一時空量測到地球另一角落的引力,所以其實他仍舊是以特定概括
>找得到例外,就是原概括的反證,任一反證就證明了該概括為非。
>所有的科學原理定律都屬暫定,一旦有新反證,就必須修正該論述,建構新的科學原則。
>所有的概括陳述都是暫定的,無論科學宗教或政治等等。所有的概括陳述都得反覆接受現實的挑戰,所以,沒有絕對的概括真理!
生活中,一旦概括被證明為非,許多類似例子通常就會隨之冒出。赫胥黎說:”科學的大悲劇,就是看到醜陋的事實殘忍地殺害美麗的假說
由概括到特定、以通則的分析來適用於目前的特定處境稱為演繹(deduction)。後者的邏輯為歸納邏輯的反向。術語先驗等同於演繹邏輯,”後驗則為歸納。
成對聯想是神經心理學上的機制,也是思考的基礎。對牛之於有電柵欄而言, 每次看到其中一樣物件,往往會想起另一樣。這是聯想思維的基本神經新理元素,而且與大腦神經元運作相關。聯想機制既是意識心智帶來的祝福,卻也是詛咒!生物的這種機制固然有利於學習如何存活並記憶經驗, 成對的物件聯想方式卻不必然能每次反映現實。因為現實中兩個物件的連結你沒法排除僅出自於偶然的可能、而非因果;換言之,心理聯想並不能反映真實世界的實際聯結。成對物件聯想在生物求生或許夠用,但在複雜的社會活動處境中卻不一定足夠,應該要有其他的方法確保現實與知覺間多元多樣判斷及篩選的思考方法才能有效理解。其他能互為援引的改善方法包括了清楚思辯規則、符號邏輯、形式性或非形式性的邏輯規則、常識、定律及科學方法等等。
分散投資以最大化你的獲利並極小化你的損失風險,真還是偽?假如要證明概括有誤,只要找到一個與概括的反例就足以證明該概括論述為非:我們只要看到有人因集中投資而獲利,Bill Gates,就足以證明分散投資的規則為非。獲利這檔事兒,重點不在分散或集中,而是誰能夠在正確時點上作出正確決策。所以,結論:投資建議都在鬼扯!分散投資的論述不僅overgenerization,也是錯誤思考。這個過度概括的觀念使我們脫離現實處境而導致錯誤。
概括技巧是心靈思考的核心,但一刀兩刃,概括也牽涉到過度簡化。總之(用總之概括?我會不會在過度概括嘞?一笑),適切使用概括可獲致靈活豐富的思考成果,濫用卻足以造成因誤導而產生的錯誤結果。
>任何觀點陳述及斷言,只要用上了所有一詞就再難以主張,因為它過於偏執武斷。
>任何使用上所有、每一、每個、一直、絕不、絕對等總括性用詞的論證,只要有一個反證反例就可以將他駁倒。
詹森認為越南一旦赤化,東南亞會如骨牌效應一般跟著倒;然而,國家不是骨牌,就算是,也不會排好隊一枚接一枚等在那裡倒。詹森欺騙了自己,他緊接著就欺騙了媒體,媒體接著以訛傳訛,這才更像骨牌效應!
>未來將是偶然,而非確定的。因此,我們無法預測未來,精準預測就更不可能。我們要小心所有對未來事件作預測或判定的話語,預測總會出錯。同樣的意思,對未來做總括性的保證都不是保證。
避免非錯即對的思考謬誤
老師通常錯誤地相信有正確答案,而且只有一組。我們何以要認為面對問題時,藏在後面的解答只會是X選一,或認定只有一個”?這種錯誤的認知慣性部份出於過度概括的思考錯誤。
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人類不可預測試>>(The Mismeasure of Man)中稱這種錯誤為二分法”,用來表示我們思考習慣以二分法(對錯,賢愚,黑白,漢賊,好壞,亞利安人猶太人,基督徒異教徒等等)來說明複雜而連續的現實。這就是作者說的非黑即白的思考謬誤
>非黑即白(漢賊不兩立,flip-flop)的思考是謬誤的,因為它過度簡化複雜的處境,並減損了我們想出其他解決方式的機會。
>正確評估複雜議題與問題的關鍵在於分析證據。
當你聽到有人快速簡潔回答一般化的問題時,如果你想保持理智避免興奮盲從,記得問問自己他回答的證據是什麼?如何確認證據是什麼?這類一般化的問題常暴露出其隱而未現的複雜性與答案的過簡性;我們在採行有益的行為前(或避免無益的反應前)需要進一步理解並咀嚼問題。
>有時候過度概括可以是一種贏得詭辯的話術
>複雜問題會有許多解決方式,不會只有一兩種。
最後,過度概括的怠墮思考慣性中,習於盲從於權威或意見領袖的思考習慣(羊群效應)也該注意,假如習慣難改,至少也要理解並時時警惕:在一領域裡富有公望的權威,不代表他()能在其它領域也能擁有同樣的專業權威。下面的例子是歷史(特定,為真)不是笑話:1858年大英帝國的海軍大臣Baring簽了份正式官方文件:”海軍部反對建造鐵殼船,因為鐵比木重,會沉入水中。。注意到了嗎?文件將海軍部的這個會讓閱聽者聯想到海事權威的機構整個拉了進來,引導我們相信權威接下來說的事。
廣告上您看到的明星說了什麼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