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關鍵物種舉隅

參考書目: 新發現2015/12,<<關鍵物種>>
https://zh.wikipedia.org/zh-tw/加拿大馬鹿
http://www.merit-times.com/NewsPage.aspx?unid=321983


    雖然我一直不認為生態系會有食物鏈這麼單純的關連存在,生態學家還是常以約化的鏈以強調關鍵性物種存續下去的重要。看在每個物種都不該因為人為因素消失的份上,姑妄聽之囉!
雖說不相信食物網會有這麼關鍵的生物物種,但生態學家們觀察與形成的"故事"卻是很引人入勝的,下面就是幾則耐人尋味的推衍出的關鍵物種
(keystone species)故事。

黃石公園的狼
    自從20年代為了羊群而驅逐掉所有的狼後,經過幾十年,整著當地生態就演變成截然不同的樣態(我不太願意引用原文中生態系統崩潰的字眼,我相信它是趨於另一個平衡的循環)。沒有狼的黃石,加拿大馬鹿(elk,我們台灣亞熱帶的百姓一般大概會稱為麋鹿(moose,大陸稱為駝鹿)之類的,牠們在北美亞洲都有分佈,而又與歐洲的馬鹿不太一樣)少了天敵,這種300公斤每天可吃7公斤草葉樹皮的巨大草食動物大量繁殖,食指浩繁之餘,只得擴張領地並降低品味,最後造成森林退化,食樹林落果的鳥類及囓齒類退讓,而間接也造成壤土流失,河道淤積!
    後面這項看起來是好大的罪名帽子,其實還是有其立論基礎的,太多的大麋鹿無所不吃,不但讓溪流邊豐美水草消失殆盡,也使得水邊柳樹楊樹之類的被啃食而枯死,失去植物根系的固定,水土保持的惡性循環於焉開始。沒有溪邊的樹枝,河狸便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了堰塞湖,溪水也淤淺了,溪魚,青蛙和野鴨都沒了棲身之處,黃石公園的野地變成了荒地。
1995年人為引進狼群,黃石公園又逐漸回復到我們人類想要的生態系統的樣子。

河流生態由河馬的便便決定
    一隻河馬一晚要吃40多公斤的草,而其排遺的80%則會在牠白天納涼的澡缸裡處理掉,這些富含氮磷鉀又非常大沱的排洩物餵養了河湖中的浮游生物,藻類,細菌等食物鏈底層的生物。這個簡單的食物鏈邏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小蝦,小蝦吃藻類浮游生物,就靠吃多拉多的河馬支撐了!
    有一旁事不明:除了河馬排遺的偉大事跡外,其他的機制好像都與河湖水的優氧化並無二致!這個肥水食物生態鏈難到沒有負作用?優氧化的死水可是沒有魚滴!

海獺要靠漁民高抬貴手才能得到救贖!
    海獺吃葷,牠們可以在濱海地帶吃海膽以遲滯後者對海帶森林的危害,海帶森林在近海處是許多小魚小蝦長大成人的庇護所,所以海獺很關鍵。然而,海獺在人類的注目重視下仍不免繼續減少中,理由是人類濫補鯨魚海豹而使後者上層的獵食者逆戟鯨吃不到牠們,逆戟鯨們只好越級到近海來找海獺開銷了!

    我們人類既多,雜食,隨時可以超越任何食物鏈頂層的掠食者角色,再又生活習慣不佳,使得複雜的生態系統一直遭受人這種單一物種的壓力。我們做為人,為生態系好,也為了自己,是不是應該收斂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