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2日 星期二

沒有政治算計,只有因勢利導: 隨油徵收,此其時也!

總統先生,

上呈這封信或許真有點不合時宜,然而當此媒體和政客頭昏腦熱、滿紙滿口荒唐選舉語言之際,國政運作卻不該有斷層不該有假期的,尤其是那些有時機性的公共政策,時機一過便滯礙難行。以下就是一個與換不換人黨執政無關(至少臺面上不致於有人敢公然反對)的事務性公共政策建議,值得您與後幾個月的內閣參考。

不景氣政府祭出八年前一樣的發錢促進消費的公共政策,藉由民間多層逐級的消費交易期望達到類似央行"強力貨幣"類似的加成效果。然而,這對於我國仰賴進口屬初級消費品的燃油而言卻是無效的,即,要促成景氣回升、讓汽車多燒油是不會有加成或遞延效益的;另一個正逐漸蘊釀的社會圍氛條件是城市地帶的空氣污染似乎不只是北方海外傳入的,越來越多人意識到汽機車排放難脫干係。

值得施政者注意的是在這個時間點上,國際油價又即將降到近20年低點,打底多久還不知道;總統先生,您聯想到了嗎?這個時機點正是一改燃油稅為隨油徵收最佳的時機!

燃油稅唯有年超徵200億的一利卻有輸入性資源浪費,環境污染等百敝,我相信您與交通專業出身的毛院長必然瞭解到,要讓每一個消費者自動自發地降低對環境的壓力,唯有讓他們的荷包與消費習性直接鏈結,現在繳燃油稅的作法只會讓民眾買汽機車時考慮幾分鐘cc數與稅金間的關係,以後反正年復一年就是繳這個錢,不會反映在用多用少上,當然更不會反映在"該不該買這輛車這輛摩托車"的消費考慮上,路上的車就越來越多啦。
在行政策略上想要因勢利導,將民眾導向到運用大眾運輸工具上以兼收空氣品質和交通疏通的諸多利益, 隨油徵收允為讓荷包和公眾利益連動的最佳措施。另請別把營業車(計程車和物流業者)的小眾利益看得太重了,後者我一直認為是個實屬管理技術的假議題:您真有見過現在計程車和貨運公司車還在隨街巡遊攬客攬貨嗎?
  舉直錯諸枉,則民服。五月換人執政前,我以為,"隨油徵收"該是我心目中的那個國民黨能夠給未來的國家社會最好的禮物了,但願您能看到並接受這個建議,送給居民們這最好的臨別禮物。我對未來的那個國民黨會是個什麼德性,不敢想像...若換上一個口喊凍漲的假環保政黨,就更不堪設想矣。

----------------------------------------再投隨油徵收此當其時
日前(1月13日)我所投書反映<<沒有政治算計,只有因勢利導: 隨油徵收,正當其時>>案後來承府內轉由交通部公路總局處理,以下是他們的回覆:"按汽車燃料使用費之徵收對象僅針對使用道路車輛,故採隨油徵收須區分用油對象,即建立完善的用油對象辨識及退費機制,否則衍生非車用油流用為車用油問題,必將使汽燃費收短徵,道路養護修建所需費用由全民買單,衍生新的不公平現象。經審慎評估,汽車燃料使用費以併入能源稅,不區分對象一律隨油徵收較為周延可行;惟能源稅課徵將影響油電價格、物價及經濟,在選擇適當時機推動之前,汽車燃料使用費仍維持隨車徵收方式辦理。"
我投書的立意不在於是否短徵,或公不公平,公路總局會著眼於此,以其司職本位,作如是答覆確不愧其職,然而卻對於空氣品質現況沒什麼幫助!這也就是何以我沒有直接投書交通部首長信箱,而呈書給總統先生您的原因;在油價迭創新低,百姓燃油支出最輕之際將年繳燃油稅轉換成隨油徵收,一放一收間一般民眾判較無感,而後社會卻可收空氣品質改善之利 ,而總體經濟,整體外交,國防都可以因減低了進口依賴的規模而獲致更多運用籌碼,這是福國利民的事務性公共政策,"直在其中"也。建請總統先生再仔細考慮此時推動的對全民的利益,歷史必將在您下野前再記上一筆您的貢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