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亞洲現代美術館紀遊

 亞洲現代美術館紀遊      

        今年的夏天很藝術,連續好幾個星期我們都在台中草悟道隨地找尋綠圈圈裝置藝術的擺放點,又在國美館和臨近的圖書館瀏覽展出的畫展和裝置展,沒辦法,這些地方都在城裡。。有冷氣的地方。亞洲現代美術館則是市郊另一處有冷氣的展場,以往我們在城市的另一角都不曾注意到它的存在。

        循著同事提供的導覽資訊來到霧峰的現場,此館在亞洲大學的對面,路兩旁並沒有太多遮蔽物以至在空間上連為一個整體,講洋盤點就有點如同哈佛劍橋那種大學城社區的氛圍,在空間規劃上無疑是成功的。
到了美術館內參觀到該建築的立體模型,這才發覺到原來整個建築基本上是以兩個重疊的三角型構成的、內裝及外面草坪磚坪也以三角型作為基本構圖元素,很有趣,我們在建築立面上看到只是一個很內斂單調的玻璃圍幕平房而已!這個有型有款的建築本身就值得四周繞繞品味一下。我相信安藤忠雄和亞洲大學也該會以此傑作當做一個亮點。

        美妙的美術館內還需有內容物才當得起美術館三字,否則便是個如同先前響徹雲霄的台中古根漢一樣,沒人討論裡面該填入什麼內容物。還好這座美術館很技巧的將許多平面美術和立體雕塑的名家傑作。的複製品端來讓我們觀光者近距離觀察傑作的許多細節和觀賞角度,我個人認為,尤其是雕塑品,翻模複製品絕對強過所有的攝影版面,唯有現場左三圈右三圈的細細品味才能與一雕一啄出來的立體雕塑展品作者產生共鳴----可沒規定一定要原件作品,更何況哪個叫原件?不都得翻模出來?平面美術也一樣,我無寧可以在本地好整以暇地細嚼複製品也強過當觀光客趕行程式地打mark過場。
        以下是這一天館內的展品精彩的部份,要說有什麼要批評的地方,或許就是劉國松的幾幅大小號數作品可能是原作吧,因價值不斐就用厚壓克力罩著,在以窗外采光的展場內我們觀者大概沒有人能看到任何一幅劉先生大作的全貌吧!局部反光對於強調意象的抽象畫構成最大的干擾和破壞。
這次看展知道了幾個精彩作品的創作者:

        羅丹就不用提了,他與卡密兒對於人肢體動感的表達在米蓋郎基羅之後是出了名的了,只可惜最大件的銅雕塑品地獄之門沒在此館出現,否則上面眾多人物的pose可以好好欣賞一下。


阿曼Arman的作品習於將樂器與動物切割後交疊。阿曼的另一件作品"藏"在美術館對面亞洲大學的新古典主義主樓dome下,別錯過了







達利(Salvador Dali)創造了一個我個人很喜歡的四不像造型



















竇加(Edgar Degas),那個畫了很多巴蕾舞者的印象派畫家也雕塑過一個小舞者;除了皮膚及頭髮外是上色的,我覺得有趣以外,小舞者的姿式應該是比較不俗的部份。











        依其理(Philippe Higuily)的雕塑品很抽象,要看其名方能會其意,原標題是法文,這時翻譯便很重要啦! 不過,依其理作品標的多環繞著人性,我們以此出發,帶著黃色鏡片看他的作品一般也不會與標題差太遠的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