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

閒話國美館的”奇幻視界”科技藝術展(下)

閒話國美館的奇幻視界科技藝術展()

        第二個周末看得較細,但仍屬走馬看花的性質,回家想當然耳加點想像,寫出來的心得幾乎不可能是原藝術家的初衷,然而裝置藝術和這類重互動和動態的表現展品本來就講究著各有緣法、自有興味吧!

<門形空間>的點子很簡單,黑暗中投影一個會變化內容的大三角形在方室的角落上,在每個觀者的視角去看該投影圖型,都不會是三角形且形狀必然相異,我挑了兩個位置拍下它不同時間的內含圖形,可惜就沒有找到個看到三角的視點,不過也無所謂,我佩服作者能這麼簡單的利用內空間的三個互垂黑面配合一個簡單的三角投影去創作這麼多樣的觀察環境來,以表現方式看,本展品是好作品。














<機械論述>擺在整面牆上,利用投影和實體表現一個意像的動畫畫面,若不論主題,雷鳥神機隊、布袋戲常可看這類技法。其裝置的布置方案及配合的連動機械在類似皮影戲台的氣氛中便顯得很切中藝術的主題了。我認為這是個很成功的藝展展品,雖說兩次我都沒有能夠完整注目全局,拍照也是。

              會來看第二次,或者說就是為了要找到<雲端樂園>!前一周我們臨離開前在櫃臺拿了本導覽手冊,裡面有張有雲有雨的立體作品,這讓我們很慚愧於走馬看花到看走眼的地步,為了要找到該展品實際呈現的樣子,我們才決定再來逛一次。
       <雲端樂園>充份利用了氣象萬千,形影無定的特性,佈置一個有雲有雨的場景,然後用燈光呈現出雷陣雨的畫面,表達簡單卻讓人賞心悅目,坐在那裡看一場雷雨景象當也很能與來自印尼的作者產生共鳴。有沒有配樂我忘了,但若要我好好享受此布景的話,我會選擇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樂的第一段當背景。整體看,我們沒白來第二回!



        <比特丘>的名字很奇怪,我在現場請教了展場人員,方才知道比特為BIT,代表以01建構的資訊世界,而丘則轉注自蟻丘。照片沒法顯現的是許多蟻附上丘的大量小紅點,作者藉投影的大量紅點動態象徵數位比特的累積如蟻丘-比特丘。整個作品的設計建立在寓意上,也很有批判味。只可惜本展品的題目與想表達的太複雜而無法使觀者容易意會,我經過現場工作者提示才發現其奧義,展品在一開放的室內,人來人往卻絕少駐足可能原因就出於此。

也很有趣,一個表面很靜態、釘滿壓克力小柱的牆面,用光線投影去構造單調牆面上不同方向的柱與柱影的圖像,看不出想表達什麼意念,本來,藝術本身本來就沒說要文以載道,就有趣就是了。


        <符碼的欲望> 在一室內符碼的欲望,參觀者入內便相當於進入該作品中參與表現”;在呈現蜂巢形組成的大影像畫面的對面是幾十個分佈的攝影機,我們這些走在其中的人都是它們入鏡的主體,所以大影像畫面是由數十個動態的畫面組成的。很動態又兼互動,點子很好,但我並不欣賞導覽手冊所描述原日本作者破題的那一段,看不懂這個似在展現云云眾生的黑白浮世繪的動態圖形與情慾有啥關連?六角形的組成體是有成功暗示出符號的聯想,但要引發觀者性幻想的共鳴,實在有點不著邊際!
         <城市屏幕之物件5> SPOT LIGHT投射在一組木質、釘在牆上的點線物件,太有學問了,不知在表達什麼。
        還有展品利用到影音裝置與觀眾互動,感覺像在實驗室李做實驗,我輩老摳摳就沒進去硬湊趣了。

        看完第二回奇幻視界,我帶著新的稍大光圈傻瓜機上樓去拍另一個有包括裝置藝術的壓抑的存在-塞爾維亞當代藝展。這件裝置我題目沒去細究,構想很棒,在一室內設一只有輪廓邊框的建物,然後用SPOT LIGHT將影子投射到牆幕上,牆幕上呈現的影像像極了工程透視圖,與前景建物構成一個既有立體又有平面、或既有實物又有虛影的對比印象,真是很精彩。我沒有留駐太久,不敢確定該SPOT LIGHT是不是會移動,若是則影子就更豐富啦!
        國美館的裝置藝展這兩次逛下來,一個整體印象就是到處都是黑黑的,幸好買了光圈較大的傻瓜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