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

弓形蟲與傀儡鼠

弓形蟲與傀儡鼠

參考書目: <<解密僵屍>> 新發現 青少年版 2012/9
<<寄生, 極端的操縱藝術>>新發現 2012/10
     <<
生命源於地下>>新發現 2013/11

崗地弓形蟲(Toxoplasma gondii)是種單細胞原蟲,以人類本位看,是種人畜共通傳染病的病原蟲,網路上說全球有多達60%人口感染這種寄生蟲。類同於源出同門的瘧疾原蟲在人與瘧蚊間的傳播循環,崗地弓形蟲要在囓齒(證據愈來愈顯示沒這麼局限)和貓科動物兩種宿主間完成它的生命循環,比較複雜到不可思議的是弓形蟲在所有囓齒類(或者我該大膽地說哺乳動物)中間宿主身上只能行無性生殖、且只偏好在貓腸內行有性生殖,完成最後宇宙繼起之生命的任務。瘧蚊宿主至少還可以合理化於其嗜血天性使瘧原蟲將其納為生命循環的必要載體,弓形蟲呢?居然要寄生在躲天敵尚唯恐不及的老鼠身上,而天敵的消化道正是它們的洞房!單細胞的弓形蟲顯然有讓它們繁衍至今的密技,有六兆個細胞的人類不用自視太高,萬物之靈是不是真有自由自主意識塑造屬於自己的社會文化,還在不定之天哩。

弓形蟲生命循環:
1. 蟲在貓腸內可以生存並繁殖產卵(卵母細胞)
2. 卵母細胞隨貓屎排出
3. 老鼠有幸吃到貓屎沾到的水或草,ETC.(當然,也要卵母細胞也在現場)
4. 卵母細胞在老鼠胃中孵化/變態成鐮刀狀寄生蟲
5. 鐮刀狀蟲體通過血液循環(或許就是它變態成鐮刀狀的演化成就)進入鼠頭鼠腦.
中間自願性地讓白血球阻攔而不進某些器官,而進入免疫保護能力較弱的所在,如大腦或眼球(我怎麼連想起廣東住線蟲進入人體的位置?)
6. 到達大腦後形狀就不重要了, 鐮刀狀蟲體將自己打包起來,謂之包囊.最神奇的事就在此發生:包囊體改變老鼠的理性思維及行動!
7. 老鼠自發地親近牠的天敵貓(實務上是聞到貓尿的香味而仍為逐臭之夫),充滿幸福感地去送死….
8. 當貓吃到這隻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時,包囊體終於回到它們溫暖的家,在那裡可以有性生殖下一代,進入另一次操縱鼠傀儡的循環

弓形蟲御鼠術的秘技目前對人仍是個謎,有研究顯示弓形蟲似能改變/阻截外界刺激(如視覺嗅覺等)直通大腦皮質內部主司“戰與逃”反射區的通報路徑,而更驚人的是它還可能另闢通道將訊息傳至臨近的反射區例如發情區域,如此,判斷戰與逃的司令部對貓尿代表的威脅毫不知情,反而是性慾快感福利社收到異性附近出沒的情報!
有人研究發現沒有神經的單細胞弓形蟲DNA中有產生與快樂情緒最有關聯的神經細胞傳導物質多巴胺;另一個TEAM發現受感染的囓齒動物的大腦儲存著超乎異常的多巴胺(高上15%),過量的後者足以扭曲逃亡的警覺而使宿主沉浸在幸福感當中….。別懷疑,別以為萬物之靈有豁免權,硬是有研究讓學生們分別去聞幾種食肉目動物如老虎、鬣狗、狗、還有貓的尿臊味,讓各受盲測學生就聞到的幾種動物尿味感受作評比….2003年美國人發現患精神分裂症人群的有弓形蟲抗體的可能性幾乎是普通人群的3倍、捷克則統計出涉及到交通事故的人群的弓形蟲感染率:發生交通事故的人,無論是駕駛員還是行人,他們的弓形蟲感染率是類似無事故的人3倍。更有美國人研究英法社會的神經質指數與弓形蟲感染率的關聯,沉靜陰騭的英國人神經質指數為-0.8,弓形蟲感染率為6.6%,而愛養貓、浪漫熱情的法國佬則為1.845%。承認吧,我們的祖先也是弓型蟲下蠱成僵而送餵大貓以完成它們生殖旅程的對象,即使到現在,人群社會呈現的文化風情還不見得脫離這個單細胞影武者的影響。

莊子齊物論中有言: ‘形固可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 生命要真成為槁木死灰還真不容易,地底深處新近發現的微生物新陳代謝速度比我們地表上各形各色生物還慢上10萬倍,單一個細胞重量要用1000年時光才換新一回,有人甚至提出來這種生命根本不會細胞分裂、不會生殖的假說!這種生物是生是死?還是該稱不生不死或,又生又死?唉,生命倒底是什麼,所代表的意識倒底是不是我?真令人費解。

弓形蟲 Toxoplasma gondii(Wiki譯為弓漿蟲)
域:   真核域 Eukaryota
界:   囊泡藻界 Chromalveolata
超門: 囊泡蟲類 Alveolata
門:   頂復門 Apicomplexa
綱:   類錐體綱 Conoidasida
亞綱: 球蟲亞綱 Coccidiasina
目:   真球蟲目 Eucoccidiorida
科:   肉孢子蟲科 Sarcocystidae
亞科: 弓形蟲亞科 Toxoplasmatinae
屬:   弓形蟲屬 Toxoplasma
種:   弓形蟲 T. gondi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