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南投迷霧森林隨寫

南投迷霧森林隨筆
這麼一天的前一晚,突然心血來潮想到秋天了、涼爽乾燥已久,正是出遊的好時節,於是隔天便請了假,趁著非假日,往假日人滿為患的溪頭方向走秋去來。
我臨時檢索了幾篇有關南投杉林溪前的迷霧森林的格文,連Papago都忘了帶就一路開上去了。上到格文描述處,果然有茶莊,道路坡度很陡,由於不知當地底細,決定聽從老闆建議,乘其一人100元的四輪爬坡機械代替欠操的雙腿迷霧森林;陡是夠陡的了,程數卻可能不到” ,也罷,用錢取代辛苦與抱歉也還過得去啦,有讀者看到這兒也想去看看的,建議你們還是搭茶園的遊園車吧。
下車走沒5分鐘就到了迷霧森林,此處較家兄健行去的水漾森林幅員要小些,不過光行程非常親民一項就很值得推薦,輕輕鬆鬆便可以開開眼界,挺好滴。無論迷霧或水漾的形成當初都拜自然大帝921動動地牛之賜,先成為湮塞湖,湖水浸泡樹林一陣子後,水位漸減漸為沼澤再為濕地,原生樹根無法忍耐長期浸泡,全部凋零,我們事後來看時,這些白森森的死寂槁木便如玉山上見到的那些林火後的枯木般屹立著。我們過客這趟來適在枯水期,林區內只有少部份水潭;又在午前到場,山嵐扮演的迷霧也還差一小時還沒上場,沒看到迷霧森林。然而遙想春夏出梅之際、午後嵐起之時,此地必有可觀之處,應不負其迷霧之名。
不過呢,迷霧森林沒霧時倒是野外觀察的好所在,這裡近乾涸的小水潭裡在清澈的水下、映著陽光可以看到無數的蚵蚪聚集著,自從到處都有農藥和水泥堤岸以後,好久沒看到這麼多活生生的蚵蚪了,我蹲在濕漉漉的小水塘邊感受到的是生命力,而不是抬頭望見的那百根枯木;迷霧迷人,卻完全不能迷惑大自然,自然生態毫不含糊地填滿生命、不保留空隙。
自迷霧森林回程決定不動用茶園的回程票,自行下坡回到杉林溪公路,除了要避讓三不五時路過的四驅不拒短程的taxi外,下坡剩下的就是沿路的各種都市慫有感的新鮮景物和腿酸了。這坡真陡,突顯了下肢負荷下山比上山高的事實,真的,這是實測結果。下坡短短的一公里中,比較有趣的是終於可以較清楚地看到野生台灣彌猴群的行狀”:一群彌猴進入一個茶園晃蕩,我們在小山凹的另一端,所以透過望遠鏡頭可以看到侵宅踏戶的潑猴們的囂張樣,此時惟恨手邊只有口袋型7倍光學的消費機而已!
出得杉林溪公路,原計畫下山過溪頭吃福林餐廳的,然甫過一小彎見一岔路路牌寫著往梯子吊橋” ,喝嘿,若能抄此近路(我們人常會不自覺地過濾一些不利於己的條件)豈不一魚兩吃?當下就闖入一條越來越細的鄉道,在以後的一小時間離饑餓的我們所熟悉的福林餐廳越來越遠
畢竟,我們山地部隊還是沒有奇襲到傳說中的梯子吊橋陣地,看看時近一點,漸感臨座火山正隱隱夾挾帶風雷之聲,正好到達一丁字路口,車外一片寧靜安祥,忽然頓悟:何必貪多務得,必要一日內盡畢其功於一呢?當下便右轉到羊彎的主線道下山去了!...好家在!福林午餐人潮甫過,尚未打烊,我們及時到達享受一頓雖有點點兒晚到,但上菜卻很快的好料。
我們在山裡面亂繞的鄉道其實頗有可觀之處,基本上投49和投52這兩條路係為沿著等高線繞行的產業道路,大部份時間我們是夾在上下都是茶園的小道上開著車的,這些在平地上可以號稱鹿谷茶、甚或杉林溪高山茶的山坡地,其實還真是陡,還好沿路只有一輛需要錯車的來車要會,否則真有點像黑羊白羊狹橋相遇,外就是陡坡。另外向西南在多開一點,會進入一大片堪稱一望無際的竹林(實際上我們回頭之前開的路叫大鞍林道,也是夾在上下都是竹林的山腰等高線道路,景觀也如茶園般,夠的了。
順帶一提的,這條路上路邊還能看到野生的單瓣木芙蓉,後者在人類植栽馴化多年後看到的以複瓣的居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