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斑馬條紋新解

斑馬條紋新解

摘自新發現”2012/04 “

一個長久環繞在親子與學者圈(雖然他們很少會承認這點)的問題:斑馬為什麼有條紋?這個千古大哉問在這本新發現科普雜誌裡出現新的說法。希望這回的解釋能說服你,我呢,相信了一部份,而從前所相信的黑白條紋為應付肉食目(人眼/腦的可見光與解析度辨識度可不是放諸四海皆準!只可惜我缺乏豺狼虎豹眼腦的足夠情報)的環境迷彩camouflag的說法我還沒捨棄。
19世紀著名的華萊士(可與達爾文並列的生態學發揚光大者,聽過華萊士線吧?)提出斑馬就是為了在莽原疏草帶將自己隱入背景而發展出黑白條紋的斑紋,多年來更多人由實景去否定斑馬隱入的可能,反而認為高個子在短草原上對比強烈的豎條更易讓掠食動物發現,沒人能找出個給力的解釋讓所有的人的共同疑問心服口服。
匈牙利和瑞典這兩個離非洲有夠遠的地方的科學家在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上提出新說法:條紋仍是為了隱形,卻是對吸血牛虻隱形。接下來就是羅蘭大學(鬼知道又是哪個離非洲天差地遠的大學!)的馬廄實驗,蛋頭與他們的學徒們在馬廄附件怖陣,將捕蟲陷阱塗上橫、豎、斜、方格、全黑全白的各樣式變態斑馬塗裝,表面敷上捕重膠水,然後觀察中陷阱的牛虻分佈;結果顯示牛虻中獎分布並非常態分布,而以條紋、尤以不規則條紋的捕蟲陷阱分布的最少。他們還另外裁出馬形的捕蟲板,除了色塊色條外更塗上不同對比的顏色,結果類似,不規則條紋+強對比色被黏上的蟲蟲最少。科學家認為,昆蟲對於光偏極很敏感,明暗色調對比強,而又不規則的條紋使昆蟲無易藉由不同毛色色溫or what else辨視隱型的斑馬。或說天擇,斑馬的黑白條紋在自然選擇中保留了下來。
你相信了嗎,為什麼是豎的不規則條紋而不是橫的?不是乳牛+大麥丁的?又為什麼吸血牛虻對斑馬生命的威脅大於食肉目的威脅,而形成天擇呢?有更多的單色馬在草原上奔馳哩,不過那裡或許在演進史中或現代並未出現致命的病媒昆蟲,所以本文說法仍有機會是正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