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擬態與基因

擬態與基因

摘自新發現”2011/10 “破解擬態超級基因

亞馬遜雨林裡有種蛺蝶能夠模擬多種毒蝴蝶的花色外觀,以嚇阻捕食者.法國有個研究單位發現這種蛺蝶有3種染色體對應3種擬態,有趣的在後面,染色體控制蝶翼面上的圖案區塊,有一個30餘基因的團體,由不同的逆序DNA構成3種不同順序,結合出該區域該出現的色彩.而逆序DNA使此區域內的基因不易與其它基因重組,因而可以很穩定地以集團型式將擬態的成果傳到子代去。文中提到蛾類、某些蝸牛、及報春花形態相異的花朵都有類似的機制。
這個集團式、藉由逆序DNA排列的基因群機制或許同樣地主導其他生物的適應性演化,換言之,成功的擬態成果傳遞到下一代的方式,套句時髦語說是”bundle”,一綑綑地捆起來一起向子代傳遞的.至於不成功的綑賣基因組呢?又是天擇的結果,消失在演化的時間長流中也。
寫到這裡我同時還聯想到先前某雜誌/網頁提到基因或是病毒具有類似西方僵屍的能力,寄生物如何透過某個控制機制接管宿主的中樞神經甚至意識,真恐怖,借屍還魂尚不夠,宿主還活著的時候就開始鳩佔鵲巢,當起alien來了。大自然生物存在這個控制機制讓我很困惑倒底是不是那個絕對的,還是相對於某個寄生動物,或是某宇宙主宰的”?也罷,還是不要胡思亂想吧,尤其這並不是哲學命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