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4日 星期五

馬賽克公共藝術

(台中市綠園道上的馬賽克"鋼琴")
  (澳洲墨爾本的馬賽克公共藝術,同樣當椅子用,台中的鋼琴有形有款得多啦)

        西方所謂的馬賽克中國南方建築用到的鑲嵌剪黏都曾在近兩百年的建築裝飾中成為流行元素的一員,在我對建築裝飾認知裡,它們的功能是同一件事。

    
心中最早形成的馬賽克鑲嵌藝術畫面,是台北圓山腳邊、中山北路二段旁的一塊長型小公園那裡那一片沿山壁綿延數十公尺、以民豐物饒為題材的馬賽克作品(後記:經查是顏水龍的<<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構成了我對鑲嵌藝術的第一印象,它存在那裏也有40年了吧。印象中的馬賽克作品就該是色調平和、適合遠觀的。
長大後看了許多公共藝術才發覺馬賽克建飾絕不僅止於特定局限性的題材或風格;更有許多閩粵建築的剪粘鑲嵌工藝裝飾,幾乎已到了喧賓奪主,讓人有建物因建飾而存在的錯覺。入選聯合國文化遺產的廣東某縣的陳氏祠堂就是代表。----可惜我只有在電視上看過。以下是幾張台灣的剪粘工藝品,都在廟宇上;作品本身均極富裝飾性、各顯匠心獨運,堪為工藝性的藝術品。
(新竹城隍廟)
(鹿港敕建天后宮)
(關西鄭氏宗祠)
(淡水鄞山寺)

基本上,看過的許多馬賽克建飾都很俗麗,有些求氣魄豪華以襯托建物主人的才調,有些則為了有趣與跟別人風格品味不一樣,那位顏水龍先生的藝術品,從第一印象至今都還是看到馬賽克作品的例外。圓山的作品我沒機會拍到,但台中第一家太陽餅店的顏水龍作品我倒是涎著臉求店員讓我們移走那鬼死重的不銹鋼桌子拍下來了(如下圖)。下圖的另一也位於台北士林的公共造景,讀者可以自己判斷優劣。
鑲崁在台中發明太陽餅的那家餅店(真正店名說實在地,在地人也搞不清楚,不過這家店最大的特色就是低調,沒有人站在騎樓上攬客,沒有利用台灣早年本土藝術家的大作宣傳,連店面玻璃櫥窗也只用模型太陽花來展現太陽的意象,挺有個性的!)

         (位於過士林雙溪的捷運高架橋下)       
       馬賽克藝術要談到有趣,最容易讓人聯想到的莫過於高第在巴塞隆納所建構的奎爾公園(Parc Guell)了,他把整個公園變成一個由馬賽克拼起來的沒有童話故事的童話國度,相信有機會遊客絕不會覺得俗麗有啥不好! 跟我一樣無緣到彼處、又想見識見識高第式童趣的人除了自己上網欣賞奎爾花園外,也不妨到雲林去看看摩爾花園,體會一下類似的馬賽克建飾效果。我個人對該處印象很棒,國內的建築如果不要都那麼功利,有時能像摩爾花園那樣玩些建築花樣,大家就都不用出國去花都去巴塞隆納了,輪到外國人來尋幽訪勝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