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5日 星期六

回南天

回南天                                                                                                             2012/04/17

回南一詞是從小聽到母親的說法,台灣也有類似華南的天氣,只聽到友人是用反潮或吹南風等動名詞來形容,所以始終不敢確定本地的稱法。回南天,一般出現在春季的二三月份(這篇po文的初初初稿正是擬於3月那泡水的半個禮拜,當周周末我用了拖把抹布及所有其他被迫提前除役的浴巾床單將一樓直至三樓的地板全部擦抹了幾個回合,沒花半毛錢水費!),回南時,空氣濕度接近飽和,牆壁,地面都會冒水,嚴重的顯然就是今年我們剛經歷過的那種景象,水漾的磁磚地板,直接出水的樓梯,連天花版的粉牆都變了色---只是我不解其原因罷了。
有濃霧則是回南天的最明顯的表徵,這是空氣所含水份與溫度恰恰配到剛好的起霧範圍,所以那幾天,大度山坪頂上包括到較低下來青泉崗機場的高度區域,正是地不東西南北,人不分左鄰右舍,時不分早中晚外加宵夜,通通都在半霧半嵐間。有了今年的例子,我也不敢相信先前接受的一種說法,全球暖化的變遷下,四季的冬夏漸短,春秋變長,雨量旱澇交替,滋養大地植披的霧卻難得出現了。的確,過去至少有四五年我在冬春都鮮少遭遇大霧天的情形,我還把霧消失的原因用上述聽到的預言向親友們推廣,今年三月本地有回到了教科書的文字敘述裡了。
回南天多出現於華南地區,當然也包括本島,屬於亞熱帶季風帶的氣候,每當3~4月時,北方冷高壓勢力漸弱,雖不時仍有冷氣團南下,但從南海溫暖水域潮濕的空氣也漸有能力向北邊的華南或台灣插空隙擴張,遲早,總會與北方冷的氣流接觸,看過我先前po文的壁虎們可能直覺認為這段就是抄鋒面的那篇的嘛,不錯,這種接觸的介面所形成的天氣就是我們日常聽到的鋒面帶,身在鋒面中的地區天氣陰晴不定、北方勢力強時我們長長的島可以感受到濕冷的壞天氣由北向南前進,越南越不下雨也越不冷,形態與冷氣團更強時的12月類似而北方較弱時濕暖的南風就比較顯性,鋒面帶通過較緩慢,也可以用黃梅天的氣壓消長結構去類比,此時在底下生活的我們,就會處於一個非常潮濕,間有細毛雨(drizzle)或大霧的天氣。太陽出來與否對溫度有貢獻,但對於霧足不足以散去,倒不是唯一決定的因素。今年3月的那幾天,太陽烘高地表的溫度有時反而是使氣溫到達露點的溫度,原來清晨薄霧反成近午大霧也。
   
前段半立言說理半自言自語地敘述回南天,可能有點模糊了焦點,歸納言之,要形成反潮或回南天的天候程序or環境條件有二: 1.冷鋒面或其間形成雲帶穩定,鎖住當地的空氣溫度 2.此時, 偉大的南風送暖,將回南所需要的濕氣溶進本地上空的空氣中,增長本地空氣濕度同時也使空氣增溫至溫濕度達到露點溫度正負兩度的條件。於是,大霧就起了,牆壁就濕了,地板就淹了,太陽呢,便成砂玻璃後的燈泡啦!
   
今年3月一個傍晚看到大度山上的起霧,雖不似台14甲路上看著山嵐自山谷漫上路面那般地動感,卻有遍地烽煙的那種觸目驚心!當時,在山頂路的兩旁都是犁過的地瓜田,只見得遍地的紅土像埪窯般地四處同時冒起煙來,景象甚是詭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