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森山松之助與大正式樣建築


       台中州州廳官署(日據時代)

   上上世紀末葉,正是西風東漸、東方國家屢招外交、國防、乃至於主權挫敗的時刻,此時有許多被奴役國家的知識份子便震攝於西方船堅砲利而內自省自家老祖宗經驗落伍不中用了,全盤西化一時間便成為顯學。
   遠東的兩個大國中,積弱的中國還有人如蔣夢鱗輩的知識份子宣傳著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理想,而另一個被美艦打開大門的日本的選擇,卻是徹徹底底的西化,不僅鑼鼓喧天地追求船堅炮利的科學、工藝技術,更想從西方帝國主義國家之所以成為列強的背景著手,立憲、改曆、到西方禮儀服飾,無一不模仿。
    
   吊書袋也該吊夠了,到了20世紀初,西化的風潮也感染到了日本建築審美觀,有歐羅巴洲古典建築的元素的洋樓設計總歸立於嗨可啦屬等級的。民國元年、正好也是日本的大正元年,大正以還的這段時期,尚處於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正方興未艾地大興土木,遍地開花起大厝,有民間的也有官方強化皇國統治”(政治用語)興建的雄偉官署,此時的洋樓建築呈現的正就是前面敘述有歐羅巴洲古典建築式樣(style)的元素的建築風格,所謂的大正式樣建築。我想強調的是,大正建築係專指台灣此時期流行的式樣建築,僑鄉(如金門)、南洋、還有許多同時期的洋樓建築亦可能使用了類似的流行元素,也可形容為式樣建築,但不算是大正建築,大日本帝國還沒統治全世界。
   我願意特別介紹這位森山松之助建築師,他在1907年5月擔任台灣總督府營繕課約聘技師,1921年離台前完成了不少後世所稱之"大正"式樣建築。到現在還留存在我們城市裡的大型洋樓的作品至少有: (…我所知道的)

       台北水道喞筒室:現在台北市水源路上的自來水博物館。
  • 台灣總督府官邸:台北市博愛特區那棟被樹遮住的神秘台北賓館。 ----偷拍無罪,便衣平頭憲條頂不過18倍光學鏡頭,嘻!


   臺南地方法院: 臺南市府前路,聽說屋頂建築已毀,有改建,但未按原圖復原。(break news:屋頂確已不行,現搭著鷹架哩)


   台北州廳:位於台北市的監察院,我最喜歡該建物的設計創意部分乃是其主建物立面設計在方形基地的角落上,有別於一般部署在正面中央的手法。



   鐵道部:應該在台北市北門側(我從來沒看到全貌過,有興趣的朋友查google)





台中州廳

   :現為台中市政府,立面也在角落處,從市府路的對面看兩個邊的建築立面從其大門呈雁行分列,尤其氣魄。不過也快空出來了,空出來的聽說又要當展覽場,我倒覺得外包出去當精品旅館才更能讓骨董建物及周邊沒落市區重生。至於新市府建築物就是個全玻璃帷幕的大方塊,絕無任何古典的式樣成分,所以啦,流行是有時效性的!

 


台南州廳:位台南市中正路圓環,現為國立臺灣文學館。 
臺灣總督府:就是現在位在博愛特區的總統府!
專賣局:台北市,現台灣菸酒公司總公司。
遞信部:在台北市長沙路,原為交通部衙門,今轉給國史館。
     更專業的介紹森山松之助可以參考以下兩個網頁 :
http://blog.xuite.net/liangcw/blog/1326393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