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5日 星期六

淺談”聖嬰”現象

淺談”聖嬰”現象(1998)
        大半年以來不知大家有沒有發覺到國內外新聞出現的天災人禍好像變多了?英法德日義列強諸國早降瑞雪----大得要命的瑞雪,北韓的夏天比星馬泰還熱,而熱帶雨林帶的印尼居然因天乾物燥又沒小心火燭導致森林火災;種種天降徵兆可無關於紅蓮生彌勒降或耶穌基督降臨2000週年,這些造成氣候反常的現象是人類近20年來在地球科學領域上最清晰明確的發現(雖然並不意味著人類就能對它怎樣),亦就是本期航空辭典要討論的主題”聖嬰現象”。至於聖嬰現象會與航空有什麼關連,各位只消想想印尼霾害造成的那場不幸空難或是兩個月前全台大雨(冬天喔!)導致國內國際班機滿天尋找備降場的忙亂景象就可以知道大區域氣候對小小飛行器的影響。
        現在先來段說文解字,所謂聖嬰現象,語出西班牙El Nino(字母”o”上面要加上一條蹙眉”~”,謹在此徵求Word高手解答:如何在中文Word下輸入第三國字母),念作”會餓(台語發音)  泥你友”,意思是”小孩”,因為是大寫,此小孩即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的意思。最初這個現象當然不是那些住在北半球”文明”世界衣冠鮮明的科學家們含莘茹苦、歷盡艱難險巇40寒暑發現的,它漸次發現乃至形成一個熱門的地理學術話題的過程再一次突顯造物主對不知天高地厚、”人定勝天”掛在口上的人類的無言惡作劇。或許,”聖嬰”現象名稱的本身即是對現在科技文明演進的一種反諷吧!
        ”聖嬰”現象名稱的起源有兩種說法,最早使用「EL Nino」名稱的是位在祕魯北端瀕臨蓋亞基爾灣(Guayaquil)的區域。這個位處南半球的地區在十二月到一月左右,因赤道溫暖的洋流迴流系統流經與赤道西風的南下會給一直延伸到蓋亞基爾灣的地方帶來充沛雨量,結果使河水增加,沿著海灣南側形成鹽分少的小暖流。這道小暖流上常漂浮著陸地雨水帶來的柳橙、香蕉等水果,暖流又夾帶豐富的暖流系魚類,當地漁民視為上帝賜予的耶誕節禮物,因此取名為「El Nino」。這種源起的說法最初倒是與大規模的洋流系統及其引發的氣候反常無關,只是後來名稱傳開了被引伸使用罷了。第二種說法的故事源起來自於秘魯,秘魯外海延伸至厄瓜多爾一帶是世界著名的鯷魚漁場(來自國中地理的記憶,此魚不堪直接食用,為飼料用魚),每隔若干年耶誕節前後,當地漁民會發現傳統漁場的魚群不見了,魚網撈起時空空如也,海水好像要沸騰的樣子,網具和海水都是熱的…,聖經預言的最後審判日似乎已經來臨.........。秘魯漁民以為這就是最後的審判前的天災惡兆,大禍即將來臨,所以將此現象稱為”El Nino”。 民國71、72年間是有記錄以來聖嬰現象最嚴重的一次。那時印度發生了空前的颶雨,引起大水災。同時,澳洲、印尼和夏威夷群島等近赤道多雨地區卻發生前所未有的乾旱。遠在東太平洋的半乾燥海岸國家厄瓜多爾及秘魯卻又發生了數月的水災等等。氣候的反常引起各國政府束手無策的大小不一的災難,生命財產損失無以計數。到了民國78年歷史再度重演,這次的災難更越過美洲落磯山脈,擴及美國中西部各地,引發嚴重乾旱,美聯邦政府對於這個發生在自己家的天災依然還是束手無策,唯一能做的只是消極性的實施限水以減少農畜業損失。經過這兩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全球性天候反常事件之後,有錢的國家和科學家終於意識到這全球性的天災可能是週期性的天災,許多大型跨地域的海洋、氣候研究計畫因而投入,大量的海洋觀測、衛星遙感監測漸次建立起有助於建立大洋水氣-洋流循環模型的資料庫。經由電腦數值模擬各類模型的機制,找尋反常的原因。最後,研究人員終於明白遠在秘魯一個小地方漁民所畏懼的聖嬰現象居然背後牽涉到整個地球大氣-洋流的循環體系! 聖嬰現象是人類迄今最明確識別的全球氣候變化現象。
        科學家試著藉由量測資料及模擬結果描述聖嬰如何形成;地球最大的洋面位於美洲及亞洲兩大陸間的太平洋區域,而位在赤道一線上的溫暖洋面儲存著世界最龐大熱量。暖洋面上空所形成的暖而濕的空氣團也自然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我們知道,當海水蒸散水份至空氣吸收熱能,暖濕空氣因為輕,上升到溫度氣壓都低的高空又會逐漸散熱冷凝為水滴,落回地表。降雨時,水中能量再度釋出,整個水-氣的垂直循環都與熱量交換息息相關,同時也牽動了全球的風向變化。最後,風向又左右洋面海水的移動。夏秋兩季,西太平洋盛行風吹動這些暖水團向東推進,正常時節,暖水團不會被推得太遠,頂多到達太平洋中間水域而已。然而,每隔2~7年,有點週期性又不很週期,東太平洋氣壓病態性的降低,吸引大面積的暖水團伴隨著豐沛雨量的暴風雨大舉向東侵略,同時使得在太平洋西部原本很高的水溫水位及低的氣壓均豬羊變色,整個循環系統因而產生質變,破壞地球原來的平衡狀態。聖嬰期間暖水團東行的結果,也阻礙了原來南美赤道附近由東向西的冷水團(請參考附圖,太平洋東岸赤道洋面以藍色表示的冷水域明顯地在聖嬰年消失了),這些冷水團來自於秘魯的湧升流。後者湧起富含礦物質的鹽類,滋養大量近水面的浮游生物,浮游生物本身又是構成海洋食物鏈的最底層。冷水團消失及減弱使得湧升流消失,浮游生物大量減少,連帶使漁場也消失掉,引起人類經濟及海洋生態大規模災變。聖嬰對氣候的影響更是”無遠弗屆”,影響來源主要來自於之前描述的東移濕暖氣團(請參考立體模型的附圖),由於受到本來就變化無窮大區域氣壓分佈影響,氣團行經路徑變幻莫測,造成的各地氣候變化也不會每次固定,但大體上,太平洋形成的颱風次數會減少,中南美太平洋東岸的半乾旱地帶則有帶來雨水;至於暖氣團移出後的原區域當然也會因水份的壓力的改變而改變,如在印度洋造成較大的暴風雨,赤道北澳及東南亞乾旱而冬季的台灣雨水多得像梅雨季一般(各位讀者不妨想像一下,原本隆冬時節蒙古冷高壓相對太平洋的低壓使得我們在東北季風吹拂下不時享受一下南下的冷氣團乾洗滋味,而在聖嬰年南方的西太平洋氣壓升高了,有了較正常時候更足以與北方高壓抗擷的本錢,於是黃梅時節鋒面滯流的黃梅調戲碼提前上演),東亞的暖冬也就是不足為奇了。聖嬰現象除了有暖氣團東移的效應外,聖嬰現象也藉著改變噴射氣流擴張其影響,正常時噴射氣流以一衣帶水之姿橫過北美大陸,然而在聖嬰年期間會一分為二,一支南向至墨西哥灣區另一支則北轉向加拿大,這種分裂破壞原來保護加州免於太平洋暴風的高壓帶,也切斷極地冷氣團南進美國東北的路,北美隔著落磯山區的中西部及東部也因而無法逃避聖嬰的降臨。
        聖嬰現象這種大規模的熱量重分配運動以現代文明還無法阻止,僅能預測,而若是我們人仍然寄望於以未來科技能扭轉它的發生以減少經濟上的損失,而不反躬自省自己衍生的”文明”活動毋寧說是經濟活動,對環境可能有什麼負作用,那麼或許人類仍沒有學到與大自然和平相處的教訓,生態失衡對人類文明的反撲勢必在未來的世紀裡繼續如聖嬰現象般的再被發現、再次成為另一個學術上的熱門;悲憐上帝的兒子,在世紀末給予人這麼顯著的啟發,文明人,我們真該好自為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