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姓與氏,名和字

姓與氏,名和字

中國語彙的姓氏二字演進至今,已為一詞。然而,在從前初成語、始造字之際,卻有其分別的意義及區隔。
姓和氏有明顯的區別;許多書上說明寫法不一,我只揀我個人認同及符合人類社會演進軌跡的說法,「姓」源於母系社會,同一個姓表示同一個母系的血緣關係,拆開「姓」字說文解字,顧名思義是女人生的,在生了獵人及採集者的母親為資源分配主體的部落社會裡「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子女的姓是隨著母親的姓作為分出群我的標記。在許多記載上古歷史的名人中我們很容易找到一些從母姓的線索,例如炎帝姓姜、黃帝姓姬、舜姓姚(居於媯,無論怎麼姓,對不對都不是重點,重點反而是當時部落兼併的一些模糊證據)、秦國始祖伯益姓贏等等。
上古到了稍稍較多被後人記述的模糊歷史年代,如夏商朝的時期,這一大段長達近千年的歷史可能也是母系社會逐漸演化進入父系社會的時期,或許更細膩地說,是以父親為主體的社會漸佔優勢的過程,隨著跟著動物跑的游獵生活方式漸漸演變成守著水草地、馴養畜禽並栽植可食作物的半農耕半採集生活(我不敢肯定這種生活是否成為資源分配權轉移的原因,且待看到有說服力的假說再來改版罷)的與父系社會,漸次重土安遷、找到好環境的部落人口自然日多興旺,好地段不夠住時這個家族部落自然而然便得擠出一些支隊去追尋新的濱水美地,如此逐水分居、開枝散葉的結果也擴大了部落固有的領地,三代之際喊出的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封建等說法恰恰反映著這個變遷的活動。這些個逐漸擴散的分支子孫們除了保留他們怎麼來的” 印記以外,另外又要為同姓的大圈圈內的製造一個足供區隔大圈內群我的小圈圈的稱號作為標誌,這就是「氏」。也就是說,姓是一個家族的所有後代的共同稱號,氏則是從姓中派生出來的分支。所以,姓是相同老祖母傳下的母系子代,而氏則出在姓之後,是按父系來標識血緣關係。且慢,或許母系大權旁落就是壞在這件事上,部落割裂族人向外擴張,若是外派另一母親當新天地的開山老母,則新的部落又將是另一個山頭的開始,讓同姓小子們開疆拓土或許是親代部落力量得以延伸而非分散的方法,但副作用還是在的,幾代以後,姓還是同姓,但便讓血緣最近的同姓男人負起傳宗接代的責任,老老老祖母的影響力式微,父權社會於焉逐漸成型。
人類生活及習慣有所變有所不變,反映在前面的質變上的就是姓不易變(如舜的反例,我認為時間越早,背叛自己的老祖母另立門戶的可能越大),氏則大可隨著新聚落的新經歷而有較多的變化。隨著正史上的代表號盤庚定居,似乎該時期部落社會的農耕權重漸漸傾斜,社群變大,人口管理(國父說的管理眾人的事)的事務也更複雜,再加上舜在傳說時代留下的最偉大發明--鑿井,讓社群可以向遠離河川地的地方擴展,分茅封土之外也有了因事設官的需求,另外還有一堆子堂表兄弟等的區分,造就了氏有時而變的結果。wiki寫道,氏最早是有分到土地才會有的,因此會有一個人的後代有幾個氏或者父子兩代不同氏。另外,不同姓之間可能會以同樣的方式命氏,因此會出現姓不同而氏相同的現象,信其然。至於有網頁稱在夏商周三代,男子稱氏,女子稱姓。氏用來區別貴賤,貴族有氏,貧民有名無氏。,因為不知其依據及理論,且並不與人類社會發展脈動相連屬,所以只能參考參考也罷。
細看東周列國誌上人物的稱謂,春秋還看不太明顯,到了戰國時期,姓與氏定義規則也發生了質變,這時的氏開始轉變為姓,原本大家都一樣的,太多代都一樣,最後要區隔彼此的稱謂本末倒致,稱氏不稱姓是可以被理解的。久之,春秋時便已逐漸退化為平民的貴族,他們的姓也開始用在平民百姓之間,大家都是低階多代之後的貴族後裔,帽子也甭戴了,那就成黔首百姓吧,百姓於是遂成為民眾的通稱。
  
參考網頁:
www.greatchinese.com/surname/surname.htm

至於名字二字,其實也是可以分拆來的,中國人以字行世的習慣還一直延續到晚近,到我們這一代已不流行了,印象中認識的同輩只有一個高中同學曾經說他有個字,不過也不曾見他寫在考卷上過。 現代人,姓名成為代表個人的稱呼及標記一聯字詞,嘿嘿,連名帶姓稱呼別人在人際關係間是不敬的,現在有不若40年前偶見的加一籍貫,若再加上直稱其名,菜市裡一呼百應的情況一定所在多有。
講到名,傳統中國文學一篇文章的說法講得好,名便如同乳名、學名,是成年之前讓長輩父母命名稱呼的,幼時在家供長輩稱呼區別用的,有機會入學時也可能讓老師另立一學名,基本上「名」是別人取的。是給長輩或較親膩的平輩在私人場合稱呼用的。相對地,成年後在社會建立一席之地的成年人就要另起一個稱呼名,這個「名」就是所謂的「字」中國姓氏起源一文也提到,繼承中國傳統禮法,男子20歲時要結髮加冠並取,而女子則在15歲舉行笄禮時取字,表示他們已長大成人,可以婚嫁了。現在民主自由社會,眾生平等,不像民國以前的階級森立, 「字」在近代以前實務上只限於讀書士人階層,百姓則有名無字。
參考資料:
中國文化網--中國姓氏起源

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第二四七期 2012/06/1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