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雜寫因辛香料而起的東西方貿易

雜寫因辛香料而起的東西方貿易

從前讀歷史地理課本時有許多一直不明白的小疑問,也因為我一向讀書不求甚解,所以當時藏在心中就一路藏著下來。
1. 土耳其,小亞細亞半島,為何課文介紹歐亞大陸陸橋”?
2. 威尼斯,位處在地中海亞德里亞海一隅,如何在中古世紀到文藝復興期間成就其海權城邦的地位?
3.為什麼斯里蘭卡可倫坡會歷經這麼多殖民主義國家的爭奪?而不是發生在印度大陸?
4.鄭和下西洋,為何不叫南洋?
5.臺灣幾個港滬先後被西班牙、荷蘭人佔領過,順序還真不好記,而更鮮的事台灣人耳熟能詳的福爾摩沙(Formosa)竟是葡萄牙文?!

假如看了辛香料的歷史上面的問題就很容易理解,我們講的西方人打從地中海還是他們世界的中心時就在傳頌著來自其實在黑海的東方傳來的胡椒等辛香料,再遠呢?超過荷馬(據說他就是土耳其人,只不過當時叫小亞細亞、柏拉圖、希羅多德時人對世界的體認,正孔夫子所謂的六合之外存而不論也。這些古老的南歐人吃著泊來品,只知道它們是來自東方好好吃又可以炫富的調味聖品,卻不知道他們的東方還得到更更東方才種得出這些貴重食品。
隨著文明的進程,環地中海的歐洲古人貿易越來越仰賴環地中海岸的港口集散吞吐,畢竟載貨的船浮於水上運輸要比陸路翻山越嶺、沿途繳稅要直接快速,於是,我認為到如今的海權國家思維依然是,貿易要賺取足夠利潤,能走水路就不考慮旱路,能多越過一個過水的中間商就儘量越過,更何況保護航路行船安全比應付陸路經過的黑白道收錢的各色團體要直接容易。
海權時代於是便由地中海敢出海離岸的歐洲人開始了,原始動機與貿易、或許就是歐洲絕產不出來的熱帶辛香料有密切關聯。我們姑且就以辛香料貿易來看以歐洲為本位的運輸路徑演化吧。歐洲中古時代還沒有蘇伊士運河,所以辛香料都是由東方歐亞陸橋小亞細亞由駱駝、由馬運來(再往上呢?可能就是絲路(北路)、和輾轉來自印度(南路)),這些馱來的貨到達離歐洲最近的口岸或許就該卸貨轉海運直送環地中海的個別口岸了。所以,理所當然橫跨歐亞兩洲的伊斯坦堡(基督教徒當權時該叫君士坦丁堡)就是最繁華的陸海交接港口(我沒去再深入考證了,家父去看過該城的幾個博物館文物後,我想當然地相信我的推論。由此去若再走陸路,西北的人煙當時尚稀,講得市儈點,沒啥賺頭。往西要越過陸續沒落中的希臘才到得了買的起泊來品的歐洲國家,當時,到20世紀,義大利都是以城邦當作單位的,義大利只是個地理概念,消費得起的,或是想轉一手的口岸城邦就興旺了起來,我們可以很容易從文藝復興時代最常提到的熱那亞、威尼斯等腹地廣大的口岸都市呼應到這觀點。
當地中海不再是全世界時,義大利的口岸城邦變免不了因為消費國長久入超(當時可能沒這詞,但買來自熱那亞等城市中間商轉幾手運來的高價泊來品,別無選擇,總讓王室和教士們吃不消)而另謀直接尋求供應者的可能,再加上馬可波羅遊記把遠東說得這麼遍地黃金,怎不令各國想發財的人眾怦然心動?航海/大發現時代於是開始了(我終於瞭解史稱的大發現時代其實不僅是發現新大陸而已,歐洲人發現新航路意味著他們更靠近初始供應端!)
葡萄牙帝國(葡萄牙語Império Português)為歷史歐洲最早建立殖民地的帝國(哈,或許就因為是先行者,技術不到位,遠不及後來所謂的列強搶得多而徹底,請注意,或許先前地中海的海上貿易早沒有這個位處伊比利半島、靠大西洋的公國作生意的空間,葡萄牙人決心直接去找供應商。他們沿著非洲海岸沿路向南開拓新航路,1415首先佔領了北非港口城市休達(與直布羅陀遙遙相望)。一年後,葡萄牙更不想侷限在地中海了,想發財的航海家們陸續向南開拓/佔領馬德拉(Madeira),這下子葡萄牙算是真正航向大西洋了,一個貿易地緣思維的轉念,葡萄牙帝國就此發跡。到1446,葡萄牙的船隊隊伍開拔到西非獅子山,這些新佔的殖民地雖遠不及馬可波羅所描述的那個遍地是寶的東方,但殖民地物產的掠奪(例如亞速爾群島和馬德拉的蔗糖和酒類、幾內亞的黃金等等)帶給地狹人貧的葡萄牙前所未有的商業利益及地位,遠洋航行無疑是有利可圖的,葡萄牙走對了出大西洋的這一步。1488是另一重要里程碑,迪亞士繞過了好望角,進入了夢寐以求以求的印度洋。 最後,葡萄牙籍航海家瓦斯科·達·伽馬率先到達印度,開闢了第一條由歐洲通往印度的新航線。透過新航路的發現,自己產地直運,葡萄牙大大提高了本國的經濟和在歐洲的地位。
順著葡萄牙開發的航路我們也可以注意到,用帆船出大洋是個偉大的冒險,相對安全一點點的作法是沿海岸或逐島前進,所以,諸如阿拉伯半島南端的亞丁港,波斯灣,喀拉蚩,孟買,乃至於到達錫蘭可倫坡,甚至到後期成為法國替代性殖民地的本地治里(我是因為看了Pi少年的小說才知道這個法國殖民地)都在這條貼著海岸的航路沿線。當然,這是以歐洲人為本位去看的航路開拓史,遠東的明朝在這個航海時代成就也不徨多讓,利用貿易風下南洋、下西洋,我相信沿印度洋整個沿海地帶的港口,鄭和派出去的船,或東方的航海家們都有機會到得了。

沿岸航行的想法最終還是要以貿易標的物做支撐,過了錫蘭島,亞洲沿岸地理又進入了一個新局面,撇開沿途口岸不計,錫蘭本身就是個香料及熱帶飲料的優良產地(可以參考我先前部落格,而其向東延伸至麻六甲海峽一路本身就是熱帶辛香料的原產地,錫蘭身兼孟加拉灣轉至阿拉伯海的中轉點,又為貿易標的的產地之一,懷璧其罪,所以才會歷經先後葡萄牙、荷蘭、英國佔領殖民。
講到這裡,我要回到歐洲談拿香跟拜的歷史推論,葡萄牙開拓產地直運的新通路大大地發了筆財,看在隔壁工藝技術及人力都大幾倍的西班牙眼裡豈會不瞭?當然要有樣學樣,開始了他們間開拓殖民地的競爭。小國寡民的葡萄牙在1581年被身兼西班牙、尼德蘭的菲力普二世給兼併了,葡萄牙的一些貿易據點便就此任其荒蕪了,剛才說過,葡萄牙的殖民技巧欠佳,佔據許多有力的貿易據點及腹地卻只知壓榨不懂統治,人力不濟後居然還將經銷代理權轉委荷蘭人,天下哪有快樂無憂的股東呢?葡萄牙被兼併後它曇花一現的80年殖民帝國鼻祖便面子裡子俱失了。
面向海洋的國家除了貼進新航路的南歐西班牙外,此時荷蘭與英國挑戰海權的實力也在與時俱進,菲力普二世的守舊無敵艦隊敗給英國後,也成就了英國大力開括殖民地的寬廣道路,荷蘭更加地狹人稠,有更迫切的動機利用新航路賺貿易錢維持政權和餵飽人民肚皮,它們一前一後,荷蘭在好望角就有人捨不得走了,在南非建立了港口賺過路錢,到了東方過了麻六甲,荷蘭便完全靠肌肉接管取代了葡萄牙殖民地位,最東越過葡萄牙的澳門,又吃不下西班牙的菲律賓(意指菲力普的地”) ,於是就有我們臺灣人熟知的紅毛人據臺往事。所以Formosa由最早到東方的葡萄牙命名,而後由荷蘭紅毛佔據台南(當時算是熱帶亞洲最北的據點),接下來西班牙人有感於荷蘭人的競爭威脅(主要是對金廈的貿易),南方客滿,趕著來佔領北台基隆,一切似乎都那麼地順理成章(西班牙1626~1642據滬尾雞籠,荷蘭則是1624~1662台灣”)2000年來一直是原料供應地的亞洲,在北絲路、南絲路、海上絲路等通路逐次隱沒在歷史後,被殖民、被掠奪的悲劇才正要隨著海權國家的新發現上演。
由消費市場出發,尋求更有利的貿易條件,開發新航路,始為買賣終為殖民地的通商口岸,殖民主義、或說帝國主義就是這樣演化出來了。而若以軍事或地緣政治出發,海權國家與陸權國家在戰略攻防思維上的變與不變,也很容易從大發現的航海世紀中發現。

參考文件:
1.”辛香料歷史玉山社
2. zh.wikipedia.org/zh-hant//葡萄牙帝國
3.zh.wikipedia.org/zh-hant/腓力二世_(西班牙)
3. zh.wikipedia.org /zh-hant/斯里蘭卡
4. zh.wikipedia.org /zh-hant/台灣荷西殖民時期
5.可自上網觀察古希臘與小亞細亞間的關係:zh.wikipedia.org /wiki/File:Location_greek_ancient.png
6.馬德拉,馬拉巴在哪也可以到WIKI找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