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課本沒提的北洋龍虎狗二三事

課本沒提的北洋龍虎狗二三事
參考書目大地出版社,<<絕版袁世凱>>,張社生
          21世紀經濟報道<<在北洋狗與北洋虎之間>> 2007-3-26 張鳴專欄
          wiki : 袁世凱 ; 王士珍 ; 段祺瑞條目

軍閥抑或儒將?
段祺瑞予人有鮮明的兇殘軍閥標籤,然而這位大軍閥” 卻是天津武備學堂高材生,還取得公費於1889年遠渡德國砲校留學並與德皇同學! <<絕版袁世凱>>一書中還有一張他在克魯伯操砲的照片。飽飲洋墨水鍍金回國後的段祺瑞在尸居餘氣的清廷中卻少了個好位子,本來嘛,自古以來官場上就是講排序論輩份的,找不到座位也不算委屈。此時的段祺瑞算是在韜光養晦的階段,他到袁的武衛右軍(當時練新軍的可不只袁世凱一人)做各學堂總辦,大概是學堂總教官的職位。日後段祺瑞在軍政界表現的像軍閥的樣,但其私生活卻不像我們對軍閥大將的那種既定印象,他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有六不总理享譽於世。相對於貪財的馮國璋,難怪有虎與狗的不同評價。
眾人皆跪我獨出人頭地
庚子事變後回鑾,時任直隸總督的袁世凱令其麾下多隻部隊沿路迎駕,按禮數接駕的各級官兵員等,省垣各界當然都要跪迎拜送,此時的段祺瑞也不知是德軍操典操習慣了,還是想個標新立異的節目出人頭地”,他那標兵馬在兩聖駕到之際居然聽到段鎮的一聲口令下達,全部以列隊舉槍禮向最高統帥致敬!可驚怪了一票子扶駕的王公貴冑們,當下人喝斥的喝斥,打小報告的打小報告,惹得慈禧太后掀簾探頭外望一番。沒人知道她老人家當時想什麼,但由事發到事後慈禧都沒究辦段乃至袁這事來看,慈禧太后可能還挺喜歡這兩大排精神抖叟、雄壯威武的夾道洋槍隊的調調,她或許聯想到的是這是一群如洋兵般戰無不勝、又為我所用的新時代軍隊,比諸徒費糧餉、百無一用的八旗綠營軍令人振奮多了。以此事件展現的個性,或許就是袁世凱在日後日益親近信任段祺瑞的原因。
準兵諫與一次共和
武昌起義,不出一月,由於許多省份相繼獨立,北京京官大員們很快就覺得民氣已不可擋,有些政治嗅覺強的人可能此時開始壓邊站了。課本看不出來,武昌起義的軍隊是個什麼德行,須知此時袁練兵多時、集大清國資材於一身的六鎮新軍戰力明顯強過武漢的那群烏合之眾,袁任湖廣總督總綸平亂事宜時,馮與段不出數日即將武漢三鎮打剩一鎮,不過可能就是基於民意可畏,或是出自課本所說的陰持兩端的私心,袁停戰。果不其然,袁回京便升官當宰相了,當時叫總理內閣大臣。1911年元月民國成立,取代袁為湖廣總督的段祺瑞奏曰:「側聞共和思想,近來將領頗有勃勃不可遏之勢。」袁集團竟日施壓朝廷,盧孤兒寡母下召退位,共和一統。宮廷裡每天看假報紙的故事大概便發生在此時。清廷惶惶不可終日,但情理上沒人想做亡國之君,隆裕太后擬了詔旨但仍猶豫不捨,秘不發佈,意在拖延。袁每天朝聖軟硬兼施猶不得遂願,與革命軍對峙(哈哈!!)的段祺瑞則打的是電報戰:段連署多位前線將領通電請內閣(假如是袁總理的授意,這個代奏還真是出口轉內銷哩)代奏曰:「渙汗大號,請明降諭旨,宣示中外,立定共和政體。」 然而隆裕卻還在”,於是段一電不成再復急電曰:「共和國體,原以致君於,拯民於水火,仍因二三王公,疊次阻撓,以至恩旨不頒,萬民受困。現在全局威脅,四面楚歌……事於今 日,乃並皇太后、皇上欲求一安富尊榮之典,四萬萬人欲求一生活之路而不見許。祖宗有知,能不恫乎。蓋國體一日不抉,則百姓之兵燹凍餒死於非命者日何啻數萬。瑞等不忍宇內有此敗類也,豈敢坐視乘輿之危而不救。謹率全體將士入京,與王公剖陳利害。祖宗神明實式鑑之。揮淚登車,昧死上達。」電報不但都已經寫得露骨,段還真的移師保定作兵諫狀,果然馬到成功。二月十二日,宣統遜位,詔授袁世凱等共議國體,段祺瑞(踢進球門得分的當然要參一份)亦在名單當中。這就是功勞簿記在段祺瑞頭上的一次共和。唉!民國肇始,一團靡爛!

    其猶龍乎?

   王士珍在我們課本出現的還真少,以致初聞龍虎狗之名還覺得這隻龍未免與倚天屠龍記裡的紫衫龍王一樣有些名實不附。身為袁世凱部的幕僚,功能在於出主意,襄贊指揮官下達決策,光耀歸於前臺臺上,王士珍是屬於後臺的。
但要說王士珍是個書生幕府,卻有不是,他在被推荐到小站隨袁世凱練新軍前,王士珍曾在平壤牙山帶領砲隊抗日。甲午戰後才加入教習的行列。
   王之展露頭角、成就其為龍的名號應在獲得袁的信任以後;袁在小站聽得即將被任命為山東巡撫,趕緊責成王帶人先到山東勘察現況,王處理得漂亮,一個月不到即將山東各要隘軍營虛實現況及未來新軍駐兵布署計畫都完成上陳,要五毛給一塊,讓袁刮目相看。
   做為一個具積極價值的幕僚,有時就是要敢於在幕後給主角那踢出台前的那一腳;1899~1900義和團風起雲湧的那段時間,團民背後有中央王公、太后撐腰,在直隸、山東、河南一帶橫行。袁任山東巡撫,王為其參謀,擬訂一套對擾民、侵犯外民的團民實施先警告繼之示以武力、後捕殺首惡份子的作業程序,成功地保持住地方秩序及外僑安全。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明示山東地方是有軍隊維護法律及秩序的安全地帶,形同八國聯軍前山東便已進行東南自保運動。扯遠了,這種大公安計畫的決策功勞當然算在袁頭上;我要說的那一腳發生在1900年,義和團在山東地界施展不開,幕後為其撐腰的端王、莊王派發令箭讓義和團的兩個頭領到山東地頭命令巡撫等須遵命安撫義和團,任該團在當地設立機關(當然不是像國父那樣暗中設立組織機關),大張旗幟地設立神壇招募團員,並准許義和團在當地從事順天撫民的仇外活動,簡而言之,就是端王命令地方政府須予義和團自行結社、妖言惑眾的特權。堂上坐著的官場中人、又兼以練兵出身的袁世凱一邊要面對端著令箭的亂黨地上化的侵逼,另一邊又得思量抗命在身家性命及仕途上的影響,左右為難,正不知何以自處。此時王士珍便發揮了作為參謀幕僚最大的價值雖然有些積極過了頭,他挺身而出,站出來戟指著頭領喝斥:”!何方盜匪,斗膽偷竊端王令箭,擺佈堂官?!”當下不由分說,著令皂吏健卒將兩個頭領押出斬首,轅門外從眾一時散去。王著人將"失竊"令箭函封送還失主端王,以此回覆袁世凱,袁世凱頓時如夢初醒,更加佩服王士珍的急智與果斷。後袁世凱許多待決公事都必定與王士珍商量,甚至任其代決,信任可見一斑,當時王士珍為袁"龍目"之稱即由此起。
    王士珍較少歷史事蹟可著墨、見首不見尾的一個主因可能是政治不正確,思想太守舊吧!清末內憂外患,輿論均急切扭轉國勢,武斷地說,當時的政治正確是如日明治般的法政全面西化,行憲是在朝者、北方人的解決方案,共和則是南方人、在野的顯學。清朝終究在袁世凱手上結束,走的是共和一路,王士珍在野在朝雖都有其份量,但思想態度卻無法接受無君非臣的局面,所以便辭了官,主動放棄民國最有權勢者心中的地位。比起那些處處可見的鑽營結黨政客嘴臉,夠酷,其猶龍乎!

     莽張飛馮國璋

    馮國璋稱為北洋之狗其實也不算太有蔑稱之意,若將馮、段在個性上給人的印象找古人來類比,他們有點類似灌嬰vs韓信給人的印象與評價。這種人不過就是不太適應他們的工作特性就是了。

    馮算憨直,在許多活動上戴著軍人的思考帽子,常常少了政治那根筋。武昌起義後湖北的新軍看起來好像就成功推翻滿清了,其實看在袁練兵多時,給養兵員俱足的六鎮新軍眼裡簡直是群雜牌烏合之眾,這是的袁世凱要的是利用湖北的起義即更多省份宣告獨立的現實作為籌碼,內向清廷的孤兒寡母勒索,外與倡議共和輿論敲詐權位共和後的權位;只可惜我們這位莽張飛可不懂政治算計,奉命"撲滅亂黨"馮南下不到一周便把武漢三鎮打賸一鎮,急得袁急命段(怎麼他就不要別人教?)率另一鎮部隊南下"助陣"。哈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