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修鐘小記



修鐘小記

這原真是個不足掛齒、不登大雅之堂的小小家務事,然而,一則事涉我們家最重要的那口子的回憶,二則我輩客家郎硬頸、節儉惜物不習慣遽然拋棄舊物;雖然明知現在的半永久財商品都模組化兼耗材化,就是要消費者頹一隅便舉城投降,再結新歡買新貨。不服氣?客廳的那口義大利泊來鐘就自己修吧!
其實事後講起來也不是那麼難,頭過身就過,90%的修復進度就在把壞掉的座鐘終於拆下來的那一刻達成;原來,現在我們日常看到的各式各樣掛鐘、座鐘、自製石膏時鐘套件、乃至於床頭鬧鐘,它們的機心都長得類似,時分秒針都同軸套插入所謂的機心當中,後者扮演著與機械表那些計較幾顆寶石的機心的任務功能是一樣的:轉動比例適當的齒輪組。原來,座鐘或大部份的鐘表設計結構都類同,就是機心套上指針,而後搭配上精心修飾的鐘表皮相而已皮相決定這些鐘表的價格,我只要保留值錢的皮相,將可替代的機心裝上去就成了。
重中之重寫完了,機心不勞煩我們end-user裝配重組,找到一套指針和機心裝回座鐘就可以了;現姑且回頭將原來90%進度的過程回溯一下,鐘表面我們看到的大體上是個圓面和轉動運行的指針,機心藏在鐘表面的後面,我比較困難的工作是如何使指針脫離機心,因為鐘表面上還有個透明外殼,鬆開機心緊固在鐘背面的螺絲容易,但要剝開前面的玻璃外殼就有點投鼠忌器了;我這口鐘的外罩最後瞭解是崁在黃銅的鐘面盆邊上(這個有盆邊的鐘面有點像大王蓮的樣子,還好黃銅較軟,費了很大的走鋼索的忐忑力道才用細一字從兩處撬起來,還真用了90%時間。
機心的籌獲費的不是心機,試了原是石膏玩具鐘拆零下來的機心,套上座鐘的指針才瞭解到模組化而不標準化的意義:指針一定要配上出廠原裝機心才合尺碼。偏偏當初石膏鐘機心保留下來時只剩一隻時針,少一分針就全模組毀了!幸好台中有一個漸凋零卻未死的電子街,現在雖零星散布,我卻獨須取水一瓢;訪得第三家、吃了個掛著東來順響亮舊牌繼續營業的小麵店,城市觀光兼訪構機心的任務、機心連同時分秒針、還比原座鐘多了一隻秒針的套件便就口到腳到地籌補到了。
機心有了、座鐘的皮相也拆到了位,接下來的組合小事只差一點剪黏小手藝耳耳;剪黏?還真得剪哩!座鐘原有的指針由先前的經驗,幾乎可以打賭不會剛好套得上去,更何況此番機心輸出機軸還多加了秒針的長度。幸好以前有剪過鍍鋅板的經驗,聯想到電子街買來的機心時針套件要適應各種case,一定要做得比較長,而它們的材質有必須輕且薄,否則機心也抝不動這些胳膊,一定可以用剪刀削足適履到座鐘的圓徑內。接下來的流程果然符合想像,幾番修剪,不但要小於鐘面的半徑,而且還要將最上面的秒針(原座鐘沒設想到的)抝一抝以讓過半球弧面的透明鐘罩。
看到一口幾百上千的泊來品(義大利貨,機心則號稱德國的)座鐘在花了60NTD、和我的毛手毛腳胡搞一陣後重獲新生命,真有成就感!
  舊瓶裝新酒,還是一瓶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