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歷史中的王得祿

歷史中的王得祿
臺灣人在前清時期官作到最大的莫過於王得祿了,死後還封到伯爵(公爵據我所知僅限於王公,就是皇族才有的爵位),以一未經科舉南人能取得清廷如此的禮敬應該是軍功所致。王得祿出生於臺灣府諸羅縣溝尾,在今天嘉義縣太保,太保之名就是王曾被封為太子太保後溝尾連帶改名為太保庄的緣故。
王得祿自小就愛打熬力氣勤習武藝,很知道自己的長處,也難得其嫂有見識,賣家當鼓勵王從軍謀發展,讓王得祿15歲以武生入縣學武學堂,開展屬於那個時期與他人很不一樣的一條路。
一年多以後,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林爽文事件爆發,林爽文攻佔諸羅縣城,王得祿年少從軍,擔任聯絡官,前往臺灣府城(今臺南市)求援,之後成功募兵團練五百人協助清軍作戰。再一年,福康安領軍來臺,王得祿隨其收復諸羅縣,並領軍攻打大里杙(在今天我們臺中大里乾河床),成功奪下林爽文堅守的堡壘。在家鄉協助募兵,又英勇作戰攻堅,王得祿因此出頭,原來一個小小掌旗手,在林爽文事件落幕後升上了千總,當起帶兵官來了。乾隆六十年陳周全事變,王曾參與回台平亂。
要做臺灣太保第一人可不是在承平時當個帶兵官就可以當上的,當時的東南兩省可一點不太平,繼承延伸晚明倭寇、南明延平等海上游擊勢力,王得祿時的乾嘉年代,福建、廣東有勢力龐大的海盜集團分別由蔡牽和朱濆(怎麼又姓朱?)盤踞,幹的就是沒本的海盜買賣,明鄭至少在海禁前還有許多行商作為商品吞吐及情報機關,算是帶著政治理想的武裝貿易商(怎麼讓我想到同時期的荷屬東印度公司?);這兩個巨盜根本就直接回到倭寇殺人越貨的商道上,而其武力大到足以像鄭成功一樣可以對台澎實施登陸戰,進行實質佔領。所以這個時期北到浙江、越福建臺灣兩岸到廣東都不平靜,正是年輕的王得祿立功封侯的好機會。王得祿駐守澎湖為貳副,成功抵禦蔡牽的突擊,而後嘉慶十年蔡牽實施更大的突擊行動,佔領鹿耳門(今臺南安平北部,登陸後自沉船隻於潟湖口阻擋清援軍,府城大震,還好嘉義人王得祿平時有作功課,另由偏僻港道乘船進安平會商裡應外合的作戰計畫,更率當地鄉勇夜襲蔡牽,並成功識破蔡的逆襲企圖,只可惜該次成功的突襲最後蔡牽讓漲潮給救了,王得祿無功反受過,革了頂戴,不過王的價值都看在負責勦匪的將領的眼裡。過得半年,蔡牽再度率大船團到鹿耳門尋仇,王得祿奉命截堵,他直接帶船插入船陣,衝亂海盜的陣勢,大獲全勝。蔡牽勢力從此日衰,而後數年幾次交手漸轉為逃竄,最後被王得祿聚殲於廣東黑水洋,該處正為王前任提督勦匪陣亡之處。這次大戰還有一個名人參與,就是時任浙江提督(王時升任水師提督)的邱良功,金門唯一一級古蹟邱良功母節孝坊就是嘉慶御頒的。
王得祿戰功還不僅只於對蔡牽,後者還與廣東大海盜朱濆有好幾番的過招。朱濆與王得祿的戰守歷程有點像遊臺灣,王剛升任南澳(不知是不是臺灣南澳漁港的南澳)總兵時朱犯鹿港,王以優勢兵力將朱濆趕到基隆,朱濆在基隆突圍竄逃至遠在天邊的蘇澳(當時蘭陽平原還處於漢人墾拓殖民的狀態,官府還不算有在有效統治,但窮追不捨的王得祿追勦不捨,到此處將港口封堵住甕中捉鱉,朱濆損失慘重,從此也未敢再趁隙盜掠臺灣。
黑水洋大會戰後,台灣、福建、廣東的口岸貿易安全等於獲得了徹底捷報進京,嘉慶君給咱們這位臺籍出身的水師提督加官進爵,賞戴雙眼花翎()、二等子爵。從此直到道光二十一年72歲死在澎湖為止,王得祿又陸續對臺灣的建設與治安持續有所貢獻,鳳山建城(現在還看得到部份)、嘉義縣城重修都有王得祿的身影,他對台灣的貢獻堪與後來的沈葆楨、劉銘傳相輝映!
參考書目: (1)古人古事探源流 練美成著 臺灣商務
          (2)wiki :”王得祿
註:節錄引用一小段:
外任武臣中,非軍功卓著不可蒙賜花翎。康熙時,福建提督施琅收復臺灣,詔封靖海侯,子孫世襲,而施琅卻上疏辭侯,懇請皇上賜花翎。當時,在外領兵的將軍、提督都還沒有賜給花翎的先例。康熙乃特旨賜施琅戴花翎。可見在當時文武臣僚小目中,賞賜花翎簡直比封侯還要榮耀。 
  正因為此,後來的清代文官對獎戴花翎特別重視。除軍功外,非異常勞績不得保獎花翎,而且,限定每案不得超過三名。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因修皇族的族譜玉牒造成,提調官增慶被奏賞花翎,這是首開軍功之外的別項勞績保翎之例。從此諸如皇上山陵奉字、海運事宜、勸捐、抽厘之類,都相率保薦花翎。光緒初年,大保案迭興,加官加銜,各種新奇花樣不可勝舉,戴花翎者,滿街行走了。 …到清末,捐例大開,用錢也可以買到花翎戴,清代花翎之制便更不堪聞問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