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袁世凱,不一樣的鼓聲

參考書目大地出版社,<<絕版袁世凱>>,張社生
    當初在金石堂抓這本書時主要著眼在其絕版的照片,很引人入勝,回家翻了若干頁的照片後挑一些有趣的題目看,這才發掘出許多與中學教科書不同的歷史,頗有可觀發人深省處;----即便本文作者也是轉述别人口中的歷史
    固然吾人無需因一文而辨忠奸,但過去歷史中的台面上人物也的確不會像戲台上人物那麼地容易用黑白臉分出好壞。這本<<絕版袁世凱>>透過一些老人轉述外加一些時空背景的暗示,讓我們在21條賣國當皇帝、暗殺異己的軍閥祖宗的既定印象外聽到了些不同的鼓聲。

日本21條款與WWI的關聯
    我從來不曾把這兩件事連起來想,就如同玄武門事件與保密防諜那麼地風馬牛不相及;然而這本書以當時的地緣國際關係勾勒出它們的因果連動性來。
    袁自練兵起就與英美相親,當大總統前的顧問就包括了一位泰晤士報的中國通記者,小孩也是送到當時最強大的文明國家英國當小留學生等,但這都是表象。我認為袁不親日有其淵源,就是晚清駐韓、歷經了扶韓抗日的顯赫功績,乃至於到最後甲午戰前明顯被日本主導下的韓國政變中徹退返中的那段過往。日本既不會開發這位晚清重臣,袁世凱也不太可能為日所用,交通外國自然會傾向於日本的競爭者。
    回過頭來說明歐戰爆發後日本可能怎麼想明治維新使得日本國勢蒸蒸日上,接連打贏日俄、甲午戰爭後,心目中的大國都敗於已手,大國的自我感覺油然而生,可無奈老祖宗留下的幅員就是那種倭小國的規模。西邊積弱已久的中國正面臨社會、思想、制度的新舊交替,此時也只是表面上維持名義上的共和,實則處於各路諸侯各顧各的局面;乘英德法無暇東顧時承接其地盤並進而再擴大分裂內鬨中中國的勢力,使日本在東方成為足以與英美比肩的一等強國。1914年日本元老井上向大隈內閣題出一份<<對華問題解決意見書>>即露骨地建議政府趁天時地利要不擇手段與中國簽訂鞏固日本在華勢力、列強無法再行替代的條約,日本政府聽進去了,21條於焉產生。
    21條款的提出日本自己也知道吃人理虧,遞交的方式私心盼望著與民國政府玩秘密外交的遊戲,文件居然是由駐華公使面見袁世凱提出,並急著要求中方密集進入實質協商條文階段。日本當時有什麼牌敢這麼囂張?文中分析地好:一為北京政府缺錢開銷、養兵,二則雙方都知道日本與反袁的南方革命黨一向有淵源,現在提21條給袁一個斷掉革命黨金脈的誘因,三則是賭中國政府安內尚有所不迨,斷不敢視此喪權辱國的條款為下戰書行為,何況若中國真開戰,日本求之不得,戰爭賠償的甜頭1895年才吃得飽飽,食髓知味,不怕你來戰只怕你不戰。在這個極不利的挑釁作為上袁政府的反應其實不差,先是外長孫寶琦策略錯誤,第一回上桌就逐一就條文否定、指摘,於對方明確因應的材料,所幸袁及時陣前換將,將個能將拖字訣用到極致的陸徵祥換了上來,191522日日公使提出後一路上以拖待變(等歐戰結束,寄望仿割遼東故事,讓列強出手),達105日之久,直到57日日本下達最後通牒為止,把個21條談成10條。雖說損失必不可免,但誠如陸所說的千古名言弱國無外交的先天不利條件下,袁政府找陸徵祥的這一場談判算是中華民國史上不幸中有小幸的一場算成功的談判了。
    總之,一戰使得各殖民國家無暇顧及殖民地事務,給了有地緣之便的日升之國可乘之機,日本21條便是在這種有利環境下應運而生的。
軍閥祖宗原來是搞外交的
袁世凱五短身材加上大眼翹鬍,活像個多年來連續劇裡粗暴好色的軍閥既定印象。但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就個人才幹而論,此人可不是只個趁勢而起的機會主義政客。袁世凱發跡得很早,早到188223歲那年;之前他也不是個目不識丁的武夫,兩次鄉試未中後投靠淮軍系統的吳長慶部隊才成為軍人的,這年也不過是1881年的事。1882壬午年朝鮮高宗國王的爸大院君軍變轉政變,反對黨事大黨找宗主國求救主持公道,慶軍於是代表清朝出兵開拔朝鮮平亂,事平後這位年紀才相當於今天大學畢業年的23歲袁世凱便以通商大臣身份留駐韓訓練新軍。袁確有兩把刷子的,兩年後甲申年朝鮮再度政變,此回問題更加複雜,日軍企圖趁亂挾持國王,高宗夜奔清營,得袁世凱之力擊敗日軍恢復秩序,也替中國在朝鮮心目中的宗主地位又茍涎殘喘。袁世凱於焉成為維繫清-朝鮮間無可替代的軍政全權代表。袁大使此後與日帝展開了多次清日間的帶血外交攻防戰,與日本結下樑子。日後直到1894年朝鮮以逐夷滅倭為口號的東學黨事件爆發後,日本迅速擴張在朝鮮的勢力,袁所在的公署大門甚至被日軍的砲對著,袁世凱終於狼狽地,正如同大清國在朝鮮的宗主地位般地返回大陸。

一朝天子一朝臣
自太平天國起事起,或者說,自捻亂中僧格里芯中伏開始,清朝便越來越需倚賴漢臣及漢人的武力保衛政權了。戊戌變法(1898)即使傳說保守派得力於袁的告密而還政慈禧,袁得到當權者的許多倚重,然而在慈禧太后去世前一年,功高孚內外仰望的漢人軍官袁世凱就已在釋權步驟當中了,一直在練兵的袁高升中央任軍機大臣,開始架空袁系漢軍的步序,1908年慈禧太后來不及將新形成的新軍戰力全面轉為滿人取代,僅調防段鎮出京後不久便與她把持47年之久的晦暗中國永別,不過臨死前慈禧仍掛心著滿族的萬世一系統治,極富心機地任命光緒的姪子溥儀為繼任者,越過許多成年人,包括溥儀他爸28歲的戴澧(”),以保證未來皇帝的一家子會繼續戮力完成保全滿族政治利益的最高國策。宣統年醇親王戴澧攝政,原就反對袁世凱許多反傳統的新政的他,更有可能在戊戌出賣光緒一事的傳聞而痛恨袁世凱,所以甫上任即強編個袁足疾不足以任事的理由將袁的所有職務一旦全革,袁世凱惶惶如喪家之犬逃奔到天津待召後,至此總算保住性命回河南隱居。1900八國聯軍後許多中央的親王各自與外國殖民勢力結交以為外援,簽約的慶王弈劻等同有八個洋爸爸,而他與袁世凱一直是一派的,或許因為這個緣故我們沒有看到改朝換代之際的血腥場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