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錫蘭咖啡的故事

錫蘭咖啡的故事

參考新發現”2011/10 “咖啡圈裡的那杯茶

地球上有這麼一塊叫不列顛的島,茶葉人均消費世界第二,但該生活圈周圍的斯堪地那維亞和Benelux卻將咖啡人均消費的排名卻將一到八佔滿了七個!英國人,何以在國飲的選擇上與周邊差到這麼多??
看得不夠遠的話,大家都以為傳統保守的英國人傳統上就愛喝喝英式下午茶,哪怕追溯到台灣茶外銷史,100多年英國商人就到台北海運茶葉到泉州權充福建茶銷到英屬各地及本國了。即便至今英國還是個飲茶普遍過咖啡的國度。其實,其實本篇錫蘭咖啡的故事就是要來顛覆一下大家對於英國喝茶傳統的歷史印象。
歷史裡,英國飲料市場是咖啡早於茶葉:17世紀後葉至整個18世紀英國咖啡館都是英國人社交與訊息交換的匯集點。咖啡小館的風行當然帶來咖啡消費的盛行,我們大概都知道歐洲並不產咖啡,就如同香料不產於歐洲一般,這些農產品全都得靠航海貿易進口。歐洲人喝咖啡時日不落國還不成氣候,此時的海權大國是荷蘭,鄭成功雖然趕走了荷蘭人(1662),使後者沒有透過經營繼續北上進入更大的農產品供應市場,但他們的國勢在當時荷屬東印度公司的經營管理下(…或許我該用統治會更恰當,該時的公司治理可是以船堅炮利做後盾的!)
言歸正題,荷蘭當時的三個殖民地印尼群島,蘇利南,和錫蘭島都是可以產咖啡的好地方。後者位於北緯5~10度的咖啡生長帶上,而其山坡地的土壤濕度等條件尤其優越,於是便成為已掌握通路的荷商圈定的試種區域。這裡正是荷蘭靠咖啡貿易吃香喝辣的美好時光的發跡點,英國人為了喝咖啡,真金白銀地付錢買荷蘭泊來品達百年之久。
世界史有其規律,就是各領風騷數十年;進入19世紀,此時的強國消長已換新貌:荷蘭繼航海時代的西葡之後也步入衰退;新海上強權決定自己直接掌握咖啡供貨來源,取代了荷蘭對錫蘭的宗主權(我另外查查這個政權交迭有沒有什麼歷史臺面上的理由,答案是不需要理由,1521年登陸的葡萄牙人1656年被荷蘭人趕走,1796年英國夠強了,再來趕走荷蘭;正常得很,正當與否就存而不論啦)。重商又犯咖啡癮的英國人甫得此咖啡寶地,便瘋狂地向土地要糧要餉,原來荷人開發的平地餵不飽,就往高海拔坡地的原始森林開疆拓土,1830~186030年間錫蘭咖啡的種植面積整整多出一倍,而其咖啡出口在40~70年代30年間爆發20倍之多!當時的斯里蘭卡簡直可以用遍地咖啡來形容。
竭澤而漁的成語也可以應用在咖啡田的過度蔓延上,1875年一種鏽斑病(植物界有多達4000種鏽斑病,都是由一類叫鏽菌的真菌類引起的,後者的利害在於為了成長與繁殖,這些真菌是細水長流地吸收植物養份而非短期內猛烈地害死宿主)傳染開來,染病的咖啡樹葉片先是出現一些黃斑點,斑點逐漸擴大、變紅,彼此擴大接近到成為一塊塊大斑,顏色如鐵鏽般的褐色,鏽斑病也因而得名。帶著鏽斑的葉子如同變葉植物般變褐後凋落。葉子越來越不健康的咖啡樹也逐漸地產不出咖啡了。 錫蘭咖啡1870年的45萬噸直落到1889年的2300噸,錫蘭咖啡已然跡近消失。
單一品種、大量植栽的產業化生產方式正是錫蘭咖啡消失於英國傳統飲食的主因, 1830年後的30年錫蘭咖啡的種植面積整整多出一倍,咖啡園莊主們為了賺更多,將分隔屏障的天然雜林盡皆砍伐,褐斑菌的孢子因而橫行無阻,在當時短短時間內找不到適當的殺菌藥,有殺菌藥後更還要找到量產及施藥的方法,可惜在這個咖啡事件中緩不濟急。在時不我予下,英國農人莊主只好全面放棄,從中國和印度進口茶樹以代替咖啡。
英國終端的消費者呢?都是進口貨,咖啡館裡的咖啡又貴,又質差量少,還是喝便宜又比較有鏽病抵抗力的茶吧!曾經的錫蘭咖啡也就湮滅在貿易史的洪流中,讓錫蘭紅茶取而代之了。
後記最近看到中美洲咖啡樹染病擴大而影響到收成的消息(見文後udn新聞),21世紀了,人類已知道抑制鏽斑真菌蔓延的一些法則,如施藥的時機、保持良好通風、乾燥使孢子不易萌生等等,最簡單的基本原理其實就是要園主不要將咖啡樹種得太密而已,原理簡單,但要克服人類的貪婪可就難了。
統計數據(2010):
咖啡年產量800萬噸,600萬噸用於出口貿易
茶葉年產量400萬噸,其中紅茶250萬噸、綠茶90萬噸(嘿,不足的數去哪了?不知紅綠之外還有什麼茶會產到60萬噸?),廣義的綠茶其實絕大多數出自中國茶。
-----------
菌襲中美洲 35%咖啡園中標 損失87億元
【編譯彭淮棟/法新社馬納爪18日電】
2013/01/19
中美洲正在和一種造成咖啡樹枝葉乾枯甚至整樹死亡的真菌大戰, 這些真菌已肆虐中美洲三分之一咖啡樹, 嚴重威脅這個地區的生命產業。
中美洲許多人全家靠咖啡業度日,超過150萬人賴此就業。 這裡種的是阿拉比卡豆。
去年9月,也就是年度收成前兩個月,稱為「葉鏽菌」 的真菌開始蔓延。專家、政府官員和業界人士說, 蔓延主因是沒有對治辦法,以及高溫和乾旱等氣候變遷因素。 尼加拉瓜咖啡外銷協會表示,「問題非常嚴重,要是不採取措施, 還會更糟。」
這種葉鏽菌學名駝孢鏽菌 (hemileia vastatrix),造成咖啡樹葉、枝條和幼芽枯死, 影嚮開花和結果,嚴重者整株光禿枯死。
葉鏽菌在中美洲95萬8000公頃的咖啡園中已肆虐35%, 相當於200萬袋 (每袋46公斤)咖啡豆要報銷。以目前每袋150美元( 台幣4350元)計算,等於損失3億美元(台幣87億元)。
2011~2012年那一季,中美洲出口175萬袋咖啡, 帶進36億美元,指望本季更上層樓。這個收成季是11月到2月。
中美洲咖啡園有30多萬園主,大多是中小型經營, 沒有多少資本可以防治咖啡病。
尼加拉瓜農業部表示,政府和咖農有幾個辦法可以試試, 包括剪掉受病的葉子、架設有效的遮護, 以及改用抗真菌的種子取代枯死的咖啡樹。
薩爾瓦多「咖啡研究基金會」建議土壤加肥和剪掉枯葉。 葉鏽菌在枯葉上不能存活。「中美洲國際植物保護與動物衛生組織」 (OIRSA)支持這些措施,但普遍財力有限,希望向外國貸款。
初步估計,瓜地馬拉需要8億4300萬美元來投資更新咖啡園, 尼加拉瓜需要2億。
葉鏽菌災情各地有別,但宏都拉斯和尼加拉瓜由於以咖啡為主體, 損失最重。咖啡占宏都拉斯出口22%,相當於14億美元, 占尼加拉瓜出口18%,相當於5億1900萬美元。
宏都拉斯是中美洲的咖啡王,真菌為害28萬公頃咖啡園中的10% 。尼加拉瓜12萬8000公頃咖啡園有30%毀於真菌, 政府和業界正在想辦法周濟3萬5000咖農。
瓜地馬拉「全國咖啡協會」警告, 全國27萬4000公頃咖啡園已有67%被葉鏽菌籠罩。 薩爾瓦多16萬1000公頃咖啡園可能必須廢耕。
【2013/01/19 聯合晚報】http://udn.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